青春,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青春树洞聊天室,一个很土的聊天室

2017. 8. 14 th 10:46:33

青春树洞聊天室,一个很土的聊天室。

点击进来聊一下吧。

http://www.qingchun.org/

这个年纪

2017. 7. 19 th 21:46:19

当然要推荐一首歌,在这个年纪。齐一的《这个年纪》,喜欢里面的两句歌词:

青春慢慢从身边溜走我开始变的怀旧

这个年纪的我们徘徊在理想与现实之中

这个年纪的我们,一般都做些生活事情呢?

身体里像是种下了一颗猛烈生长的种子,在青春逝去后,突然停止了生长,而在这个年纪里,这颗种子又突然把跟往心里扎,疼痛无比,怀旧的心思像是波涛汹涌的浪潮,扑打着胸脯,难以呼吸。

这个年纪,觉得怀旧已经没用了,每天的柴米油盐,让我们也渐渐懂事了。

00:00/00:00

 

少年不再年少

2017. 7. 10 th 14:32:27

一个少年住在他的心里,而他不再是那个少年。

这是我现在所能感受到的。

阿瑟·克拉克曾说过一句话:“我们从来没有长大,但我们从来没有停止成长。”然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成长,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长大。

最近折腾这个博客,整理从2006年来写的那些文字,感觉那时候很稚嫩,想法有些幼稚,但是还好能记录一些,让现在的自己能够了解当年在某一个时刻,是什么样的状态,在想些什么。或许很多经历在现在看来都极其的不可取,无法理解,但是处于当时的的那个青春少年的心里,那个我,就是如此的一意孤行,无比顽固。

现在做什么事情,都会谨慎很多。不会像以前那么想到什么,就去做。现在更多的是考虑到做一件事情需要投入多少,会得到什么样的产出回报,值不值得,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会产生什么影响。生活畏畏缩缩,行为举止扭扭捏捏,与人交往再三谨慎。

从2007年到2011年,那四年间,一直在路上,动辄就出发,攒所在城市之间,没有顾虑,没有安稳的生活,那时候的感想很多,一开始每到一个城市就特别兴奋,然后再厌倦这个城市,最后逃之夭夭。

居无定所,这四个字能概括那四年的生活。人生三十而立之年,仔细想想,还是很感谢这四年的那些经历,虽然大多数居无定所,食不果腹,四处游荡,但是这四年极大程度的让我体验到了人生的另一个状态。感谢张家浜河畔的那个午后阳光,感谢上海老鬼做的红烧肉,感谢海安沿海风雨中的一艘艘打渔船,感谢那时候认识的黑皮、赌鬼、假小子、小东北……如今,我都再也不去那些地方了,再也没和他们联系了,也许他们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也可能依然还是颠沛流离。

2011年的夏天,突然从居无定所,到结婚,安稳生活,有了女儿。好像生活就这么突然给了你一个很大的惊喜,一切都来得很顺利了,有时候还在想,是不是之前把所有的背运都尝遍了,冥冥之中才会应该给这家伙安排点费幸福的生活了。嗯,是时候了。

女儿两岁半,今年九月就该上幼儿园小小班了。看着她天真活波可爱的样子,我很多时候,都有种莫名的感动,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会有一个漂亮的女儿,我还能给她取一个好听的名字,每天叫这个名字,呵护她。前段时间她妈妈带她提前去上幼儿园的亲子班,我送她们到学校门口,看着她们高兴的进学校,我有点感动。

有些事,是以前从来不敢奢求的,如今都慢慢实现了。

而我,可能是真的不再年少了吧。对于现在的九零后零零后们,我都算是大叔一个了。走在大街上,和众多三十多岁的那些老男人没有任何区别了。穿着不再鲜艳另类,行为举止不再鲁莽幼稚,有时候仔细想想,不是不想这样,而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再回到之前的那个心态了吧。那几天去理发,我甚至有种剃度出家的感觉。可以说,我已经融入到了这个世俗的社会了。之前的那些奇葩想法,都淹没在了工作,生活,柴米油盐里了。

关于梦想。每一个少年心里都有一个梦想,或者是曾为少年时的梦想。而今,我突然觉得自己貌似没什么梦想了,每天上班挣钱外,确实很少想能做一些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难道我已经生活在我年少时期的梦想中了吗?

现在与其说梦想,不如说这更是一种责任。照顾好老婆,看着女儿长大成人,努力挣钱,衣食无忧,踏实安稳,做好自己的本分,这就算是我如今最大的愿望吧。

虽有自己有时候可能会有些怀旧的情愫,可能是自己修为不如别人,一个容易感动的人,始终也是一个平凡的人。

当初那个少年,如今已经不再年少了。有时候翻看之前的那些记录,那些事情,心想就让他过去吧。成长的路上,肯定还会会经历很多,坚持住,回头再看看现在所做的事情,也许能会心一笑,那小子还是不错的嘛。

他不再年少,而他心里,依然住着一个少年。

加载中……

2017. 7. 2 nd 17:01:47

你还在等网站的样式图片加载完吗?

很抱歉,这个站就是这样的,已经加载完了。

你可以开始浏览了。

谢谢。

2017. 7. 1 st 20:49:56

有时候,想,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

要怎么去想,想什么,这是个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那样?

怎么样才算好?

这些问题,都可能只是想想。

想。

要怎么想?

不必忧伤

2017. 6. 22 nd 08:24:17

忧伤没有用,愤怒也没有用。

你能做的,就是努力调整心态。

积极面对。

关于记录

2017. 6. 17 th 00:31:45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感想,或多或少。

可能每个人记录自己这些感想的方式不一样,有的人选择埋藏心底,沉寂在回忆中,有的人可能会及时的写下来。写在日记里,写在博客里,写在微博微信里。

你知道此时此刻,你会想些什么呢?

修行

2017. 6. 12 th 11:00:31

 

还没修过行,也不知如何去修。

人往往容易陷入自己生活的误区里,怎么都绕不出来,一些事情也无法对别人说,在任何场景里都无法抒发自己内心的那种焦灼。

这个圈子是个恶性循环,必当找个最合适的方式去化解。

有的人可能豁然开朗,放下所有,藏身于终南山,消失匿迹,远离世俗。

有的人会努力攻破问题之所在,找到方法,解决它,然后轻松继续生活。

这两种应该是最常见的,要么远离它,要么面对它。没有褒贬,在大多数信仰里,都是会得到肯定的。

因为前提是,积极的状态。

以前很羡慕修行的人,可以说是敬仰。而现在看来,那可能只是普通人选择的普通的生活方式。

在一些人眼里,那是修行;但有些人眼里,那就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多次告诫自己,要静下心来,但往往行为举止难以听从内心向善的一面。

静下来,静下来。如此现在输入文字一样,慢慢的,慢慢的敲打键盘。

不急。

我这算是在修行吗?

明日高考

2017. 6. 6 th 10:39:01

明日高考,今夜无比激动。

 

尽管高考已经是十一年前的事情了。

 

2006年夏天,临近高考的一两个月,是我最肆无忌惮的时光,不是因为胸有成竹,而是觉得青春期的躁动无法满足我日益迷茫的心。

 

整天和画室几个没理想抱负的同学晚上翻墙出去吃烧烤喝啤酒,谈天论地就不谈学习。年少无知的我们话说也有十七八岁了,依然是无比的荒唐。那天晚上,酒过三巡,老六伤感的想自尽,把红烧螺蛳硬生生吞了一盘子,然后满地打滚,吓得老板直哆嗦,我们几个将他倒立起来,一个螺蛳都没抖出来。老六做起来,好了些,说,没事,明天看能不能拉出来。

 

第二天,我们把这事给忘记了。之后也忘记了。想起来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也都毕业,各奔东西了。谁也没提及过老六第二天拉出来了没,谁也没见过他。

 

高考两天半,浑浑噩噩,考完。预计本科线应该没啥问题吧。艺体生,上本科线,就能上重点大学了。

 

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我疯狂至极,饭桌上喝了几杯,借了同学一辆摩托车,飞奔在柳树镇的街道上,如同疯狗一般,肆意嚎叫。

 

我奔向人群,藐视他们,我奔向绿化带,冲出束缚,我奔向空旷无人的河堤,夏日夜晚的风像是猛烈的酒,醉人。

 

然后,我一不留神,摩托车龙头歪了几下,车速太快,差点冲出河提,干到河里去,河提很高,估计十来米,要是真冲下去了,我真不得好死啊。我的左腿卡在了摩托车和河提之间,我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我啊了一声,心想,妈卖批是不是我的小腿断了。

 

此时,前面迎面走来一群人,以我当时的清醒度,隐约还能看到人群中有一个女生,这个女生曾向我示爱过,心想,这会儿不能这么狼狈,我依然挎着车,拿出诺基亚,假装看手机,发短信,等他们走过去了,他赶紧拨打老章的电话,说,狗日的,赶紧来救我,妈卖批,我出车祸了。

 

老章、健哥和眠床三人分分钟赶来,挪开摩托车,血淋淋的左腿,让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真的猛士。

 

那时已经十点多了,在一个小镇里,已经是关灯睡觉的时间了。眠床硬生生讲小诊所的门给敲开了,医生给我上了药,说,你坚持一晚上,明天去医院拍片子,如果骨折了做夹板。

 

我觉得没太大的事,只是有点钻心的疼。在同学家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拍片子,左腿线性骨折,不算严重,做了夹板,弄了点药,消肿。右腿被摩托车的出气筒给烫伤了,擦点药。

 

悲剧,伤筋动骨一百天,高考结束的这个暑假,我在几个同学家轮流躺了两个月。看着健哥、眠床几个各种玩耍,我心里真的在流泪,后悔死了。特别是躺在健哥租的房子里,他带了个女生在隔壁。那天晚上,我是真的难过了一晚上。

 

高考结束,我断了腿。喜欢我的姑娘也不理我了,我喜欢我女孩我也没有一双好腿去追,我听着周杰伦的龙卷风,极度悲伤。

 

高考结束,没上本科线,但对于一个美术专业的艺体生来说这个分数还是可以的。

 

高考结束,我的大部分幼稚和无知也跟着结束,那些极度叛逆的青春期时光也随之结束。

 

一晃十一年,那些曾经陪同我疯狂的人,都各奔东西了。如今现世安稳,早已没有了当初那种血性和幼稚。虽然有时候会稍微与众不同,但还是会随从大流,做个正常的人。去年回成都,在射洪和健哥眠床小聚了一下,喝了些酒,大家没怎么提及中学时代的那些事情,更多的是在讨论今后怎么发财。旧人在一起,真不一定会去叙旧,有可能那是些不堪回首的事情,或者是等二三十年后老了坐一起再叙旧吧,再或者是大家已经十来年没时间交心而变得生疏了。

 

青春,都消耗在了很多没用的血淋淋的事实里了。但是鲁迅说了:“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让我之后遇到的各种不如意,都觉得一切都是磨砺,一切都必须要面对,并且要努力去战胜。

 

明日高考,今夜想得有点多,是啊,管我什么事呢。

 

00:00/00:00

青春树洞聊天室 来自20世纪末的古老聊天方式

2017. 5. 30 th 14:42:48

这是一个适合好好聊天的地方。

来自上世纪末的聊天方式。

可以说,这里很复古。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树洞,看起来很土,你要不也来聊两句?

你也许只能和TA聊一次就各自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但人生只如初见就好了。

纯文字聊天,这里没办法斗图了。

我们不认识彼此,只是单纯的聊聊天而已。

这里充满了真心话,也不乏吹牛逼的,反正我们都不认识。

那么,来聊一会儿吧。
你这可以在这个页面聊,也可以点击这里进入新窗口聊

Page: 1 of 52    1    2    3  ......   52    »  


Copyright © 2006-2017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