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拾荒者

  八月,雨水时不时倾注在这个城市,使得枯燥焦灼的水泥街道,显得稍微的滋润了些许,像是一个坚强的男人脸上涂抹了一层脂粉,未免也透露出点点牵强。
  一个男子耷拉着脑袋,黑色T恤腋窝处有些破损,破旧的牛仔裤一只裤脚卷到膝盖处,长发,背着硕大的黑色垃圾袋,在垃圾桶里找塑料瓶子,满大街翻箱倒柜。如果经常在南泉路一带经过的话,都可以看到这个男子,或是这样的人。
  他们是城市的拾荒者,满脸的困顿和污垢,游走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像幽灵一样,不停地来回走动。
  矿泉水瓶,营养快讯瓶,绿茶瓶,脉动瓶。大大小小的瓶子像玉米棒子一样七横八叉地躺在黑色垃圾口袋里,他们就是努力收割的农夫,在貌似农田的城市中,寻求食物,和生存的空间。
  其实走进了看,这个男人其实年纪还小,20出头吧,个子很小,脸上几乎没有一点肉。他扒拉着垃圾桶,把头探进去,整个身子都快伸进去了,像是一条迷失方向的鱼,闯进了死胡同。他就在这个死胡同里使劲钻了好一会,钻了出来,就拿出一个农夫山泉的瓶子,显得很不满,脸上似乎有咒骂的迹象。
  八月的雨水不算多,但一下就特别的猛。这是,气温也相对下降,喝水的人相对也就少了些许。如果不多跑几个地方的话,就捡不到太多的瓶子了。
  塑料瓶子,一块六毛一斤,涨价了,前段时间才一块一毛,很多捡瓶子的都不愿意捡了。听说是金融危机来了,也影响到他们这些人的生活。上班族们喝水少了,自然瓶子也少了,再者,垃圾废品站也减价。
  社会真小,什么事儿都会联系到一块去。
  
  小蚂蚁,待会去买三块钱的面条。一个老头子对那个小个子说。
  哦。
  小蚂蚁已经在上海这个城市呆了快二年了,一直和刚才叫他卖面条的老头子一起生活,睡在立交桥下面。老头子叫老牙,满口的黑牙,人很朴实,但蛮横起来就什么也不认了。他刚来上海的时候身无分文,是老牙给他面条吃,带他来到杨高路的立交桥下面。他才有了饭吃。
  有时候,仅仅是一碗面条,却是最好的食物。在这个物质盈溢的城市,到处都充斥着奢侈和繁华,没有人会去在乎挨饿和冷暖。人们都享受丰盛的物质生活中,各自怀着各自的小资情调。
  小蚂蚁,就是一只在这个城市里迷失的蚂蚁,一只孤独的蚂蚁,一只流浪的蚂蚁。小蚂蚁没有什么文化,小学没有毕业,很多字都不那么认识。偶尔捡到一份报纸,累了就坐在塘桥公园里的长椅上,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来。
  复——哼——大——学,自——考——哼——生——信——哼。小蚂蚁不认识的字就用哼这个字代替,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再浪费时间,只是每天捡捡瓶子吃点面条睡一觉。他应该学习,他应该考大学。这是他现在决定的。
  是的。他就是小蚂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