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非人是

  头疼。烟也抽得不少,本来也就没有想什么,就这么一直处于真空状态。有些不知着落,有些不知所措。
  这几天一直在木头那里住着。两天洗一次脸,三天梳一次头发,五天洗一次澡,七天换一次衣服裤子和内裤,很久不用刷牙。和木头同用一个剃须刀,同用一条毛巾,同盖一床被子,同睡一张床。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身边是的事物改变了,人还是昨天的人。木头说,你想得真他妈的多。
  我说,再让我他妈的好好想一次。
  木头说,你就是一坨屎。
  用木头的手机下载免费破解版的手机游戏,整天没完没了地玩,不断地冲关,然后在通关的那一瞬间,微微一笑。而木头损我,这种弱智的游戏,并且还是破解版的,主角死了又召唤,还玩得那么有劲,真是服了你了。
  我说,你懂个屁。
  有时也和木头去网吧,通宵玩传奇世界私服,找个新开的私服,稍微变态一点的,因为差距不大,一出来不久,就找人杀。我技术很差,常常被别人杀着玩,挂了很多次。然后找木头援助我,他技术超棒,看见他帮我虐待曾经杀过我的那个人,蛮舒服。被木头杀死了的那个人打出几个字,你有病。
  我想我真的有病。
  通宵以后白天睡一整天。醒来吃木头煮的面条,抽几支白沙烟,天黑就又黑了。
  然后和木头一起到八佰伴,百脑汇那个十字路口看美女。木头说,我们一个一个挨着挨着意淫吧。我说,好。
  我真不知道有时也无聊到这个样子,想想也没有什么错的。想想真不想把这些破事情写下来,免得更加心烦,可是又怕沉闷到了自己。
  总结,人还是那样子,就是身边的事物不一样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