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这个疯男人

他跳进肮脏的河里,就再也没有爬起来了。我知道,我要杀死他。这点我还是很清醒的。真他妈的Shit。
看见他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腐烂,我出漠落的冷笑,这便是精彩的开始。
那些湿嗒嗒的腐肉,像粘在骨头上的烂泥一般慢慢地脱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这本是就是一场哑剧。他一个人的表演,我一个人的欣赏。所以我们都是庆幸的。

他的心脏还在跳动,隐约有残喘的迹象,苦苦挣扎的还想活下去,恶心地活下去。
我一刀刺进他心脏的时候,我觉得我是那么的具有勇气,我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最伟大的事情。
血液的腥臭弥漫在黑色的森林中,像是一种谣言很快地散播在空气中。这该死的病毒,像是记忆一般牢牢锁在脑海深处。

发蓝的血液,从没见过这么糟糕的液体。我象只有他的身体里才有这样的东西。
浓浆滴滴答答落在干枯的树叶上,好一大推色拉寿司。
左心房的露出冷酷的嘲笑,是不是在讥笑我就只有这点能耐。
右心室奄奄一息第耷拉在胸腔外,我用手使劲积压了一下,这该死的心脏如此僵硬。还是他妈的心脏吗,我还以为是一个大铁疙瘩。
我突然看女神从天而降吮吸他的心脏和生殖器,我躲在了一边偷窥。这还是女神吗,这该死的心脏和生殖器。
女神把他再次引进生命和欲的伊甸园,我看见很多光环围绕恶心的腐尸般的他,慢慢变得通透。
真不敢相信一个接近死亡的男人,还是那么的贪婪这个世间的物欲。任何丑陋的记忆全部暴露在那渴望一切的心脏和生殖器上。

我不确定还能不能干掉这个疯男人,但我实在不能忍受这傻逼的男人。
尽管我不认识他,也没有见多他。我只想杀掉他。

罪恶啊,这该死的男人,还在那里贪婪的做爱。
耷拉在胸腔外面的心脏,跳着疯狂的爵士舞,发蓝的血液像很久没有维修的了的喷泉一样,时不时喷出妖娆的姿态。
他以他强烈的生殖器宣布,他胜利了。
我没有能力杀死他。

我抱着脑袋,飞奔起来。
我突然听见背后他张狂的笑声,在空气中不断地淫荡。

后来,我也成了疯男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