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

上海最近老是下雨,空气潮湿,时不时吹起的风让人觉得凉飕飕的。让人感觉得不到任何春天的味道,然而在城市之中本身就很难察觉到四季的变化,除了气温的高低以外。

最近好几天一直呆在屋里,或是在网吧,很少到外面走走。只有吃饭的时候走一两分钟的路,到一家饭菜骨头汤吃饭。于是也趁此感受一下突变的天气,淅淅沥沥的小雨,大街上透露出一副反常的病态。路上行人很少,撑着伞,畏畏缩缩的快步行走,一只小猫蜷缩在一个墙角,舔着身上的雨水。路边的树梢开始微微发出绿芽了,这才使得灰蒙蒙的街道,有了点气息,却在阴霾的雨中显得如此的不显眼。似乎一切都放松了紧张的状态,甚至让人觉得轻盈,没有重量,让人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晚上,很晚睡觉,或者是几乎不用睡觉。白天有时也是精神振奋,没有半点睡意,却又是迷迷蒙蒙明的,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漂浮状态。既不立足于地,也不触及苍穹。无立足境,方是干净。我想,这不算是一种境界吧,也谈不上什么境界,只是一种简单的状态,某一种态度。

深夜,QQ上很多好友都下线了,我一个一个看着他们的头像变灰,直到所有的好友都下线。然后自己看一些电影,有些事已经看过的,再看一遍。《海上钢琴师》,《黑暗中的舞者》,以及最近的《孔子》等等。我不是很在意某部电影里面的故事情节,只是很喜欢里面的背景音乐和唯美的画面,或是苍凉,或是温暖,都是感动的。除此之外,也玩玩魔兽争霸对战平台,穿越火线。

最近没写什么,也不想写什么。无所事事,便也清爽。

有几个晚上都在和木木纸在聊,聊很久,又是持续到天微微发亮,大概是凌晨五点左右。至于聊的是什么,没什么概念,开开玩笑,说点露骨的话,在YY理听她唱歌,偶尔也说点挑逗性的话语,不算过分,也显得自我感觉暧昧。这想必就是网络的奇效吧,连接着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说一些愿意说点话,听一些愿意听的声音。不是算计,也不是缘分,大概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事情。

木木纸发来她的照片,不知道是不是相机的问题,头发染得有点过分,造型还不错,下嘴唇打了唇钉,有一张侧身的还可以看见耳朵上有好几个耳钉,以及脖子上的小纹身。说真的,我不是很喜欢一个女生这样子,让人感觉少许有点怪怪的,然而和她聊天的语言中也很难想象她是这个样子的。其中的反差还是让人容易接受,因为木木纸是个好女孩。

其实,我的文字和平时的在聊天窗口中输入的文字也是有很大的反差,当文字汇集成文的时候,回头看看,显得还算很安静的。而在聊天中却显得很聒噪,放荡不羁。这样算是一种泄愤吧。写字总得要安静,聊天总得有气氛。

给木木纸说了好些以前的事情,很多都很少和人谈及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想对她说。在她面前做了一回祥林嫂,之后,我才感觉,原来木木纸就是我的树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想急于说出来,就对她说。心里也显得好受点。

过几天要离开一段时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经常上网了,目前不是很清楚这种漂浮的状态还会持续多久,但是觉得还是漂浮一段时间吧,就算是给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借口。或是惩罚。

其实,惩罚远远没有结束,心里的那份愧疚还是犹在,并且随时都有可能扩散。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犯罪与救赎,并不是相悖的。我没有太多的理由与说明这一切,只是想说的是,我做我做的,我想我想的。

有人曾说,一个人死去会带走很多的秘密。对此也不想说什么,该说的也说了,不想说的终究还是会成为秘密。

记忆力有所减退,有时一些事情总是一时间想不起来,然而过了一会才恍然大悟。很不太喜欢这样记忆又失忆的状态,显得优柔寡断。那么永远记住,要么永不回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