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荷尔蒙有关的五月

本以为五月是性欲充足,激情似火的,没想到确是如此的奄奄一息,不堪一击。

前天晚上没上班,住在我隔壁的老牙告诉我他带了个女人回来,我问他,她是哪来的。老牙扯着嘴奸笑,路上捡的。我也懒得问,我啪的一声把门关上,用被子蒙着头想努力睡死过去。

这晚,别想让人睡了。老牙的房间只和我隔着一堵墙,墙的两边则是我们各自的床。一晚上就听到老牙哼哼的杀猪一样的嚎叫,和那女人令人发指的撕声裂肺的呻吟。正如老牙平时说的那样,这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证明了他人生的所在。五月,就是要时时刻刻和性欲在一起。

我却感到无比的苍老。我没有办法去因幻想女人的裸体而感受其所带来的感官刺激,我真敢肯定,即便是有个美如天仙的姑娘一丝不挂躺在我身边,我也无动于衷。我若是告诉老牙,我是如此,他非得笑我不是男人。他会说,我靠,你他妈的鸡巴只是长来撒尿的,还是长来操女人的,别他妈装纯了。我承认,我这点比不上老牙的心直口快,但我还算实实在在。

其实,老牙比我活得真实。这个比我大六岁的男人,依然单身,白天工作认真,晚上出去鬼混。很多次老牙说,春天了,暖和了,憋了一膀胱的精子该找个地方泄掉了。听了这话,我很想告诉他精子不在膀胱里面,但是我没说,老牙认定的事情,没人能改变,他就认为精子就像尿一样,永无止尽,源源不断。

有一次晚上,打算和老牙去陕西北路的一家小发廊,那是前年的五月,那个温度恰好很适宜交配的季节,让人不断的幻想女人在床上的各种姿态,让人亢奋而不得消停的荷尔蒙膨胀的直往脑子里窜。那是一家小发廊,之前没去过这种地方,就对老牙说,我们去喝点酒,酒后乱性嘛,岂不更爽。其实是我心里有点虚,也怕老牙看出来了,说我怂。后来那晚我喝醉了,不省人事,老牙也没搞成女人,还像个女人一样照顾我一晚上。

其实是我不想对老牙说,我那天晚上特别想念和我生活近两年的那个女人,后来分手。我只是因极度想念她而想随便找个女人泄欲,后来还是觉得还不如多喝些就醉了算了。还真醉了。早上6点就行了,迷迷糊糊看见老牙在熬汤,我说,我靠,你他妈在干嘛,装什么女人啊,我可不是断背山啊。

老牙转过身,拿根黄瓜在我面前晃了晃,说,昨晚上我插你屁眼了,喏。然后他使劲咬掉半跟黄瓜。

我无法体味老牙的真实生活,我也确信很多人都如同老牙一样如此生活,我无法完全的放下,心中的一些事情,也没有办法重新来过。我不清楚这算不算是一种压抑,和老牙呆在一起就如同和荷尔蒙呆在一起,他无时不刻地把鸡巴和性挂在嘴边,不时地翻来覆去的叨念。我就对老牙说,老牙,你完蛋了,哪天你要是没性欲了,你肯定活不了。老牙一听,眼睛一瞪,哟,老子搞不了女人了,我就去死了算了,男人嘛,泥一堆。

老牙的一句傻逼一样的话,让我也深思,男人嘛,泥一堆。想想也是,老牙这人活得也无忧无虑的,什么事情都看得开。做爱,难道真的可以益智?

昨天傍晚出去走了走,在杨高南路浦建路上,天上下着大雨,马路的左边是永乐家电请了好几个吹唢呐打鼓的,在宣传自己的产品,说什么政策优惠,又大降价了,右边是国美电器,卖力扯着大音响在努力搞促销,前面后面是车水马龙,我没打伞。这场面,真他娘的让我想到一个字,欲。五月,什么都欲。连天气,商家,高楼,红绿灯,都他妈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显露着人性的贪婪和真实。

昨晚上夜班,今早回去的时候,看见老牙的女人蹲在厕所里大便,门也不关,半开着。我无意抬眼望去,才发现,那是老牙的前妻。真他妈邪恶啊,真他妈混乱啊,这个世界。

五月快过去了,我慢慢在衰退,走在路上,有时候就觉得身边几乎没有任何人,就我一个人存在于这个城市,就我一个人在这个热闹的城市如此的衰败而没落。于是,我喜欢走在已经被蒸发掉所有的激情和欲望的城市里的某个时刻,如此安详地想念,想念我需要想念的人。

与荷尔蒙有关的五月快过去了,六月将会是高潮后的一次享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