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得承认,许多事情我做不到圆滑,也不想说我会干什么,我还能忍耐多久。或者是真的很委屈。就像乘搭地铁一样,很不想错过这趟班车,但是,当这趟班车到来之时,有在犹豫,下班地铁是否还能到来。。。。。。
我上班了,那根本就不叫做上班,接几个电话,做几个订单。工作,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为了吃饭才工作的,还是就喜欢尝试没有做过的事情。
在公司有一周了吧,我不是很认真,正如带领我的那个经理说的那样,我对什么事情都是漠不关心的样子,没有生活激情,所以,她说,你已经是没有机会了。她说,我也没有办法挽留你,我也知道你初到上海,需要一个工作,但是机会也只是那么几次,机会多了,公司就变成了慈善机构了。
她说,希望你在以后的工作中,能够激情投入。。。。。。
然后我拎起我的包,说,谢谢。
就离开了。
我结束了我的第一次求职经历。
在离开的路上,我不是很沮丧,或者说我隐藏的很好,还是和往常一样,对售票人微笑着说,小姐,请给我一张到世纪大道的地铁票,然后在笑着说声,谢谢。
一切是很正常的那种,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但是当我看到车厢里那些冷漠的眼神和感觉到那些弥散在空气里的无情的时候,地铁里的风,很冷很冷,很逼人。没有人说任何话,偶尔有一对小情侣在一个角落里调情,展现着他们所有的淫荡和无畏。一位性感的大嫂将她很不礼貌的胸部袒露,不她来说也许是一件艺术品,然而我觉得那简直就是发了霉的菜包子。
一个漂亮的姑娘在人民广场站进来了,所有的目光刷的射了过去,我隔着眼镜,看不清楚她的样子,但在周围的那些人的身上闻到一种味道,像一个无法让人启齿的笑话。
断然离开。
住的地方以后,我便告诉所有的人说,我失业了,我很高兴。打电话给我所有联系到的人说,我失业了,我很高兴。
地铁风,吹打在脚颠和脸庞,骚扰所有人的梦想,让浑茫的人清醒,让清醒的人失去自我。没有原则的风胡乱得逞,嚣张在人来人往的地铁里,迷失在荒芜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