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我的生活

我是一个很逃避现实的人,因为我不太想让关心我的人知道我生活得很不自在,我总是对所有的朋友说我很好,每天很开心很充实,让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活得很出色——这种虚荣新的使然让我渐渐的受不了,让我不得不厚着脸皮面对每天的行程,每天的更进……
所以,我才重新整理一下生命,希望可以看到希望……
来到上海有好几个月了吧,初来咋到,面对这么大的城市,小小的我简直是无从下手。刚从高中学校里面逃出来,也没有打算做什么,在木头的房间里呆着,闷了抽支烟,看点无关紧要的书,写点不痛不痒的只有一个日期和几排文字的日记。再着到网吧上上网,QQ上碰见以前认识的同学或朋友,也不太想打招呼,所以常常隐身,不愿意让他们知道我现在怎么样。偶尔也会突然别不住发了个问候语,朋友一连串的问我,现在在哪,怎么样了,还好吗,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我很是受不了,我也只有说,呵呵,我很好,放心,我是河中鸣嘛,朋友也笑笑。然后我说,我忙,下了。继续潜水隐身。
木头是做电梯维修保养的,一个月也就1000,房子是他公司分配的,还可以,毛坯房,有种水泥的味道,不过我觉得挺像家里稻田里的禾杆的味道。到上海一个月,什么也没有做,自己带来得盘缠也紧紧巴巴用得一文不剩,木头说,我养你吧,我说谢谢了。
直到木头快撑不住的时候,他说,鸣,找个工作吧,我很听话,就开始加入了找工作一族。我每天陪着木头去买菜,他到菜市场买菜,我呢,就在旁边的报厅里买前程招聘报。回到房间里,挨着挨着在那些小方块里搜索适合我的工作——呵呵,其实我的想法是我适合什么样的工作,可是现实会慢慢吞噬你所有的自尊,甚至你的自信,以前那个自以为是的我也许真的会被淘汰的。我将找好的目标,用剪刀像剪一个工艺品一样剪下来,放在一起,然后一个一个的打电话,约好时间去应聘。
开始的时候实在也不知道应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生怕别人不要我,所以显得很幼稚很拘谨,后来拒绝的多了(其实也不多),可能也就麻木了,也就无所谓,也放的开了——想必这就是在社会中成长的效果吧!最开始,我和以前初中的一个女同学去应聘酒店服务员,管事的领班看着我厚厚的镜片说,戴眼镜的做服务员不行,做传菜员的还可以,其实我也不知道服务员和传菜员有什么区别,我也并非想做这伺候人的工作,我觉得这简直就是糟蹋我的人格,站着看别人吃饭,给别人倒酒端菜,实在难受。她留下做了,900元一个月,包吃住,而我呢,甩手走人了。难受。
后来很顺利聘进了一家在上海还算知名的旅行社,做酒店预订。开始公司招聘的条件是简历是手写的,每分钟打30个字,能听懂一些泸语,为这条件,我在练了半天所谓的书法,在网吧又练了半天的打字,晚上看上海娱乐频道学习唧唧歪歪的上海话。呵呵,第二天,我顺利过关。
我被安排在酒店预订部,里面全是女生(呵呵,相必说是女人更确切一点),所以我一直很是别扭,一直在想这是不是娘们做的事情,所以做的也挺郁闷的,前7天是考核阶段,打打电话,接接电话,查查哪里的酒店,部门经理对我也挺照顾的,大概看我也只是小男生一个吧,总是提醒我,小河,听着点,小河,不要老是浏览无关紧要的网页啊,小河,不要把印刷的纸放反了……我郁闷,就郁闷在一个小女人怎么老是像苍蝇一样绕着我转呀转的。7天过了,我没有通过最终的测试,小女人说,小河,我不知道提醒了你多少次怎么怎么,可是你听了没有,这里不是学校,我能给你机会了。我突然感觉到这份工作的重要性,可是已经是来不及了,我没有勇气说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向她很有礼貌的鞠了一躬说,虽然我没有通过,但是你教会了我一些道理,还是很谢谢你……
失业了,我并没有伤心郁闷,反而很开心,或许是因为我没有付出什么吧。木头继续养着我,我继续找工作。
后来应聘,进入了上海沃尔德商贸有限公司,做销售。开始应聘的时候,连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进入公司了,经过严格的所谓的洗脑,才知道,呵呵,不过是每天背个包出去卖连我们也不怎么用的洁肤用品,于是我就成了一个卖货的了。当时公司李经理却说的很是专业,说,记住,你们出去一定不要认为自己就是卖货的,你们是推销员,你们在做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你们推销的是自己的形象和素质,而不是你们包里的货品,你们在这里可以改变别人和你自己的命运。虽然这不是你们感兴趣的事业,但是这是你们要做的事业,感兴趣的和想要的,往往是不可兼得的。想想你们的家庭,你们的父母,你们的将来……我开始觉得这简直就是狗屁不通,每次开会的时候我,听到这些没有边际的高谈阔论,我很想笑。后来的我就笑不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想到我的在家里的父亲了,还有许多关心我的朋友,所以我就别的很懂事情,像个很有风度的成功人士,每次出去作业的时候还算努力了一些。
公司也就只有15个人,李经理说总公司在武汉,那里有100多人的队伍,打算在上海发展,过一段日子把武汉那边的人转移过来,可是知道我离开公司的时候也没有转移过来。其实这家公司是骗人的,并且是让你觉得受这样的骗是在值得。我在子作业的时候偷了一会的懒,在网吧无意中看到关于这家公司的负面的东西,武汉根本就没有什么公司了,跟了那个姓李的几年的员工兄弟没有拿到一分钱,而他携款私逃到上海……哎呀反正是不一般的复杂,这也与我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我还算早发现的吧。
不过这家公司倒是的确很锻炼一个人各方面的素质,每天6点起床,读《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里面的经典文字,让我们体会创业的艰辛和人生的体会。然后开早会,装货,15各人分成4各小组,到小城镇去作业——也就是挨家挨户的推销产品,去如何的进行组织话语,让别人信服而买下你的产品,以经理的话来说就是,你只把你该说的话说了,该表现的表现了,买不买是客户自己的事情,你只推销你的话术就是了(其实我们对那些包里的洗面奶,洁面乳,洗发露,沐浴露都几乎没有什么专业的了解,经理业没有给我们讲)。在团队里也很流行那个姓李的经典话语,那就是,成功人士往往只有一套说辞,你拿着一包的货物出去,部署卖货的,而是出去锻炼自己。
呵呵,这也的确是很锻炼一个人啊……
原因很简单,赚不到钱,反而还得自己掏钱养活自己,所以不得不离开这个自认为骗人的还想继续呆下去的公司,回到木头的身边,继续享受失业的无聊和空虚。于是我得到一个结论:上海不是人呆的地方!我对木头说,我想回四川,去河南也行,木头呆呆的,没有说话,我知道是什么意思,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吧!
闲了几天,快闷死了,于是到外面走走。在锦安西路上有几家房产公司,我想反正也是要走了,再去走走运吧,再做几天试试也行。面试,市调,画商圈,打名单,带看,一切都还很顺利。自己和一个也是做房产的朋友合租了一个房间,700元/月,离木头住的地方不远,他说要来看看我好不好。
一个月了,我没有回去,领了微薄的工资,生活也算充实。身边的人不好不坏地在循环演出,我呢,也不好不坏地做自己的事情。来上海好几个月了,没有什么感想,只是觉得,还是多读点书好,有了文凭,工作也好找啊。建现在还是在说大学什么颓废的要死,不想读书了,要到哪里哪里打工,我就和他急,像个老者一样劝他,可是他不怎么听,呵呵,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哦。
呵呵,突然觉得年轻也没有什么资本,一晃一年,一年又年,当老了的那一天,也许才会发现,人生原来可以有另外一种方式去走,那样会更精彩一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