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浅没有再次看到我,因为我总是牵着另外一个女孩子的手。

    三年了,我们都不知道是不是曾经有过那么一段,那么一段似乎有过承诺的爱情,但是究竟是由谁来见证。三年,像是我心头的肉,慢慢的削掉,除了应有的疼痛以外,在没有别的了。

    离别的那天下雨,小浅装得很不在乎,说,既然这样,我们就这样吧。我说,好的。在我们彼此转身的那一刹那,我的余光看见了她的眼泪,但是我没有勇气再次牵住她的小手。当我回过头来看看她是不是已经在转角处消失的时候,我看到她白色裙子在墙的转角处飞舞。我听不见她的抽泣了,我选择了离开。

    我开始喜欢一个人到地铁里坐着,看着身边忙忙碌碌的人们,就觉得好笑,问什么要这样呢?看见地铁里那些男男女女,搂搂抱抱,也参和着一起感动,有时候某个女孩子对我的莫名一笑,我就一直在想,呵呵,她是不是喜欢上了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做着很自信的表情,希望别人看到自己并不是特别的痛苦,也十分喜欢这样的自欺欺人,哪怕是从中只能得到一点点的安慰也好。

    地铁是个淋不着雨的地方,但是也并不是很安全。当启动出发的时候,总有种开往地狱的预兆,看到车厢里人们病态的表情,像是吃了毒药一样,不成人样。恐怖,昏眩,迷茫,无聊,如果是真的要用个什么词语来形容的话,暂时还真的找不到。

    可是我是在地铁里遇到另外一个她的,她叫欢,喜欢的欢,欢喜的欢,是个唧唧喳喳的女孩。遇见她理论上说是个奇迹,可是我相信这必定是上天的一个安排。故事很简单,那天,地铁里人很多,欢的东西掉了,我帮她找到,然后我们就不分先后顺序地互相喜欢上了对方。我不敢描述的太详细,我怕有人会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可是往往平平淡淡的生活,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故事。

    可是应该是一种喜欢,而不是爱,当然这是对于我来说的。

    欢是个没有头脑简单得一塌糊涂的女生,常常问一些很没有所谓学问的问题。比如,十字路口的红灯为什么总比绿灯亮的时间短,路边的路灯为什么自己就会亮起来,为什么她总是比我低好几厘米。。。。。。有时候我真的怀疑她是不是的了多问综合症,或者是故意来刁难我,不管怎么,我还是一一给她解答。和她一起逛街,我就像是一个伟大的导游一样,一一给她介绍这是什么,是怎么产生的,会有什么发展,她会很开心的听我说话。

    以前,我是一个极度讨厌说话的人,后来和欢在一起后,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这么多话。但是我唯一没有改变的是我还是会时不时想到小浅,想到我和她曾经的甜蜜和痛苦,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一次爱情是不是真正的降临了。我唯一不变的是猜疑,以及自己也觉得没有必要的担心。

    外面的雨很大,咖啡厅的气氛不是很好。欢是像是从前的样子,欢说,我很累,我们分手吧。我愣了一下,这个台词是不是应该我来说才合适呢?她一向很好强,就让她再好强一次吧。我说难道就没有机会了么?没有。我无语……

    我点的她最喜欢和的柠檬味的咖啡,她没有动过,只是晃弄了一下,轻轻的又放在了暗黑色的玻璃桌上面。

    这次,以我的经历来说,算不上失恋。

    一年后,我和一个平凡的女子结婚了。很简单,在破旧的征婚报纸上面看到一则只有16平方厘米的征婚启事。没有恋爱,我们匆匆结婚,然后有了孩子,是个女孩,很像我。

     一次,我突然想起了我忘掉有很长一段时间的QQ号码,登上去,上面有三条留言,一条是小浅的,她说,我最近结婚了,丈夫是你很久没有联系的好朋友阿木;另外一条是欢的,她说,你现在在哪里,还好吗?还有一条是陌生人里面的,说,你的QQ因为很久没有用,已经开始冻结,激活请登陆xxxxxxxx.com.

    现在,我很爱我的妻子,和我的女儿。有时候也下雨,但是我很安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