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三年(日记本一)—03.8.11–8.14】
                                          文/河中鸣
写在扉页的:
    我拥有的
        就是别人给予的
    我收获的
        就是别人付出的
 
    日记并非日记
        而是撒谎的工具
        而是检讨的纸片
        而是生命的装潢
 
    告诉伟大的上帝,我不想去他那儿报告了!!!因为我这一生还未去干过什么伟大的事儿!
    16岁了,我得拿出什么与青春相关的东西来才行!!!
 

    2003年8月11日               星期一
今天早上,我正在睡觉,林茂来了!我的天!可是,我连衣服裤子还没有穿好呢!
。。。。。。
过了一会,廖文芳来电话了,说了一阵子,我在电话中和她吵架了,为的是寄信地点的事情,以及借钱的事,她说我蠢,好蠢哦!十分刺耳的话,也不知她是怎么说出口的!我气极了!说了声“烦”,挂了!
我心脏跳动极快,这足以令我心寒的了,回家,还得应付前来不知为何的林茂。我还得装得很高兴才可以!
。。。 。。。
她要走了,她约了邓丽在饶益寺。我起初是打算去的,但也想呆在家里也没有事情可做,便一同去了饶益寺。穿上衣服,骑车,搭上她,去了。
中午没有回家,我们一共四人,还有一个女孩不知道叫什么。可笑,寺庙中的人叫我们吃饭,我们不,邓丽和那个女孩去干了建极不光彩的事情,将千手观音供台上的饼干,水果糖给偷来吃了。我开始还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也吃了一些饼干。后来想想,可真是不对啊,菩萨的东西也敢吃!
下午,邓丽和那个女孩走了,只有我和林茂了。唉,糟糕,我们也要回去了。在一起坐了一会儿之后就各走各的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记得7月6日的日记中,将她写的很是不好,如今有又是怎么了?是心情变了?还是见境意迁,还是多面多刀?
经过近一天的接触,我还是感觉不到什么东西!尽管,我有时候打算去牵住她的手,但实际远远不如计划中丢份儿那样完美!我笑自己,或许是以前经历的太多了,对于一个她就胆怯了!可是这样的话我还算什么男子汉呢?
我还是气——气廖文芳。一切在我的计划中破灭,我想这将和难恢复我和她往昔的友谊了吧。忘了她,这个骂我“蠢”的家伙!
我在猜测,在我去接电话的时候,林茂肯定看了我的日记本的,一定是的。这根本就不用猜测,这是事实啊。无论她看了没有,怎么想————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8月12日          星期二
记忆昨天!
林茂在昨天差点将我的相片给蒙走了!那是我在几个月前照的一组相片中的一张。其余的送给宋玲玲,廖文芳,张莉等人了,只剩下一张最差劲的了。我不打算给她,所以发现她将我的相片拿走后,我又要了回来。我以后会给她一张稍微好一点的相片,能看的过去的吧!
很是无奈,今天一天,除了在郭章那儿大扑克开开心心以外,别处也没有渴玩的地方了!
学习吗?没有!!!这一两周以来,我总是在消遣时光,我的GOD,我要死去了!他会接受我吗?My God!
我认为我需要一点点感觉,和冲动,那么,就万事大吉了!本来是机会很多多的,只是没有把握好,一次又一次地失去,哎,我成了失去主义者了!
我想Die!Safe我,Quickly!!!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8月13日          星期三
今天,一整天在龙林家里。中午没有回家,在龙林家吃的午饭。
龙林这人,在外面,挺老实的,在家他就凶的不得了,常常和他妈妈吵架。也是,他妈妈也真是唠叨的要命,说他衣领没有理好,裤子很久没有换了,衣服一大堆不洗。。。。。。他就火了。如果外人用同样的话,同样的语气这样说他,他一定会笑着当没有听见。
在他家,除了看电视,就是打扑克,再不然就是睡觉!无聊透顶了!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8月14日             星期四
上午玩,和郭静去给她买裤子!
下午,到龙林家玩。母永,罗新也在那里。无奈,不是好玩!
终于,下午,在回家时,碰见了蒲红霞,她在她外婆家的门前,我笑着,骑车,说:“走,到我家去玩!”她笑道:“等会儿吧。”
一闪而过,我猛踩单车,一闪而过,不再见到她的身影。罢了!
宋玲玲来电话,告诉我她最近很忙,晚上加夜班。哎,无奈,她更改了约定的时间,明天,地点在人教网的聊天室。说真的,我开始觉得她真的是很烦!
不只是她一人烦,还有廖文芳,甚至张莉。我开始对女生们反感了,一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的,那天,廖文芳在电话中骂我蠢,我扔记在心里,尽管老是记着别人的坏处不对,但我不容忍一个女生这样骂我啊?不想说了,因为再说再争,我还是没有理。我是男生!
反感,我真的对生活也反感。但是我还是会好好学习的!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