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三年(日记本一)—03.8.21–8.23】
                                          文/河中鸣
写在扉页的:
    我拥有的
        就是别人给予的
    我收获的
        就是别人付出的
 
    日记并非日记
        而是撒谎的工具
        而是检讨的纸片
        而是生命的装潢
 
    告诉伟大的上帝,我不想去他那儿报告了!!!因为我这一生还未去干过什么伟大的事儿!
    16岁了,我得拿出什么与青春相关的东西来才行!!!

 

    2003年8月21日             星期四
无事。
晚上,与蒲红霞玩了一个通宵!
这次在我意料外的,她终于是主动来找我的!呵呵!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晚上,无眠,唯有乐也!
蒲红霞,我和她外婆(也是我的奶奶)一阵子摆龙门阵,从古墓谈到蛊惑的怪事,从好笑的事,谈到可怕的事情;我给他们玩魔术,那是在孟强同学那里学来的,是将左手的硬币穿过桌面,变在右手中,自然这里乐吧。魔术是假的呀。然后呢,打扑克,我教蒲红霞打扑克,“抢银行”,“变色龙”,她很聪明的,一学就会了。没有意思了,她将她的复读机来放音乐。玩,坚持到底!
我记得我是在歌声中和她告别的,明天我将离开了——开校了!
一个暑假,这是我和她第一次在一起,却是整整一夜的时间。无力却有情,我想她能够明白,对于待她的不妥,是我的过错,我默默的向她道歉,尽管我没有习惯当面说明自己的不是,但希望她会原谅我。正如我能原谅她一样!
发现,朋友,是一个比一个不可靠的了!!!
或许是长大了的缘故吧!
为了住校的准备,最近的开支特别的大,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是一个挥金如土的无赖汉!如此种种。。。。。。
             (今天的日记是8月22日写的)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8月22日              星期三
上午睡到8点过了!
中午在罗皆新加吃午饭——他父亲邀请的。
下午回家。晚上和蒲红霞等人上街玩,这是最后一次了。
不太高兴,也罢了,11“收工”,回家。明天正式进校!激动?不!是冷漠!
此时此刻,我。累了!
请原谅,我将入睡,从明天睁开眼的那刻开始,我将忘记往日所有的不快与悲伤,重新做回自己。16岁了,我得拿出点什么有份量的东西来才行呀!
好呀!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8月23日         星期六
今天到校!高中生了!累,哎,无趣!麻烦!
班主任老师挺有意思的,不错的,庆幸哦!
但是糟糕的是我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激情!我很累!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初来乍到,也蛮陌生的。哎,心里却有几分喜色,我能够在新的环境中,塑造新的自我!
陈海燕在2班,母勇在3班,而我却在4班,起初我以为是数字排列大小关系到班级的好坏,但新的班主任老师说1234班是并列的,不分上下的.
呵呵,祝贺!新的班主任姓“冉”,“冉冉上升”的“冉”,起初我还以为是“再”呢。名是“永华”,倒像个女教师的名字的。呵呵,冉老师是个相当风趣的老师。我想我会去接受他,并喜欢他的!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