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了,枯叶相依偎着。
  等候一些事情。

似乎是为了什么,离开上海。

行程中所有的食物。以及对面打工回家的男人。

还带着一样东西。

看到家墙上的涂鸦还在,心里也塌实。

  随后就又踏上回到上海的路程。火车对面的女孩,仅仅看了几眼。三十个小时,没有说上一句话。

于是又回到上海。依然晴朗。依然挂着醒目的“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培养和谐社会新风尚。”什么都没有变。依然。

依然偷窥到,其中的破落。

最后,安分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