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童话(连载)

  没有人愿意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人过问是不是会有一场灭绝性的大灾难,甚至人们甘心接受神的旨意,愿意接受着个几乎灭绝的审判。因为已经是没有办法了。
当未来的某一件事情不能改变的时候,那也叫事实。但是那些年月是没有残酷的概念的,这一切是神给予的,一切的国度,权柄,荣耀都是属于神的,包括人们的思想。
每个人都在内心深处承受着煎熬,以及仅仅极其年少的我。
我仅仅是一个小乞丐而已,一个没有依靠的小叫花子。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陪伴自己的永远只是四季的变迁,和光速飞过的声音。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和水族的人们在一起流浪。在大岛这个被火族统治的国度,是有详细而苛刻的法典的,水族的人必须靠流浪生存,乞丐就是一种职业。我很清楚自己会慢慢长大,并且完全可以像街头最有力气的靠杀猪为生的老牙一样,有满身的肌肉疙瘩。老牙是沙族的,很多族类都说沙族是最黑暗的种族,他们会让所有干净的东西变得很肮脏,所以沙族只能做奴隶。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但是我觉得老牙就挺好的,他会很和气地摸摸我的脑袋,给我几颗他在趁小主人不经意的时候拿的弹珍珠给我玩,或者是一条肥肥的猪尾巴。老牙的主人是个胖子,叫历历克,木族的。木族的人管辖着沙族,做着沙族的奴隶主,但是他们对水族还是有些后怕,我想大概是因为怕水族老是向他们乞讨吧。法典有规定,水族的人不能饿死,否则要追究相应社区的奴隶主的责任。老牙身上有很多的伤疤,都是历历克打的,干了活常常是没有饭吃的。
在我印象中,大岛的法典是相当严厉的,经常可以看到城墙上挂着可怕的尸体。听水族的老人们说在这个大洋环绕的大岛国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们也说不清什么年代的时候,大岛是非常和平的岛国,后来好象是谁触犯了神的约定,而遭到诅咒,就变成现在的模样了。大岛还有一个种族,但是我没有见过,老人们说他们在北边的冰山里做最苦的活,他们是风族。
不过这对于年少的我,是没有意义的。我不关心这些。我关心的是历历克小儿子里西的那把神气的短刀。我想拥有一把,我可以用来保护自己,因为最近老是有火族的孩子欺负我们水族的。
我每天除了和水族的老人们一起讨饭,我还迫切希望自己快点长大。长大了以后我可以少受人欺负,我可以偷偷给黑市里的木族人干活,挣钱养活自己,而不总是需要别人的施舍。其实我并不厌恶流浪的生活,对于这个问题,没有原因,感觉就是这样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祈祷,神啊,给我幸福好吗,我要有自己的生活。我希望有一所像最穷的木族一样,有属于自己的草房子,里面住有我爱的人,和我的孩子们。
一天天就是这样,看着身边的人们愁闷哭脸,慢慢长大……
 
                    —————————–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