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小事

 今年的夏天来得很不在意,天气一直不是很稳定,一会儿阳光刺剌剌射在头顶上,一会儿又是倾盆大雨,或者就是阴闷得让人难以喘气。车来车往人群穿梭的街道,像是经过程序编辑过的一样,按照一定得规律进行着,让人觉得,这一切都是很自然的,本应该就是这样的,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于是,就按照这种每天定格的程序化的模式,穿梭在这个城市里的某一个片区,从早上9点,到下午6点。看到不同的人从身边经过,然后又从不同人的身边擦身而过,似乎大家都不曾怎么在意旁边的这个一起等绿灯出现的男人女人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也没有必要去想,也没有多余思考的余地,红灯就由黄变绿了,大家像一群有规律的苍蝇一样,随着十字路口的交通协管的一挥手,都急急向前冲,都奔着各自的生活。
包括我,我的工作是送外卖。在一家餐厅,叫金苹果餐厅,在静安体育中心4楼,主要做的是广东菜。店里的老板不怎么喜欢和员工说话,听说是因为生意一直都不怎么好,又听说是因为他老是在外面找小妹和老板娘吵架了,所以整天都绷着难看的驴脸,锁着眉头,双手插着腰,顺着大厅与厨房中间隔着的玻璃注视着每一个在厨房做事情的员工,像个小丑一样时不时摇头,叹气。文说,阿鸣,你看老板难受啊。
我笑笑,是么。
我是不关心老板怎么样,我觉得天下所有的老板都应该是这样子吧,我关心的是老板娘不要老是拖欠我们的工资就好了,以及稍微在意一下按时将饭菜按时送到客人的手中。仅仅是这样,在店里不必要说没有必要的话,偶尔闲着的时候,自己就安静地在一旁看书,张爱玲的《倾城之恋》,或者是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和文的话要多一些,文是个很坦诚的人,不像其他几个员工一样勾心斗角得让人恶心。也许是因为文少读了几天书而没有文化的缘故,也很难和他有什么较深的沟通,所以我就更是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白天上班,晚上在一所业余大学学艺术设计专业,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有个像样的文凭,另一方面也确实没有实实在在的事情可以做的。
一天天的,骑着不算很旧的自行车,除了偶尔的庸人自扰以外,不算是辛苦。

后来,我觉得我应该是恋爱了。

以前也有过一段较为深刻感情,是我主动放弃的,后来听说那个女孩有男朋友了,是她们公司总裁的儿子,这应该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吧。我为我的所谓的放弃感到微不足道以及无知可笑,不过那几乎是遥远得完全可以忘记的故事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认真对待我的这份工作了,我会把待要送出去的饭菜整理的非常有序而且很干净,不像以前一样,一送到客人的面前,好好的红烧牛腩套餐已经成了大杂烩了,菜汁油水全混在一起了,并且在收了客人的钱以后说上一句谢谢,如果客人是个外国人或者是非常白领一类的,我也会微笑着说Thank you。
我会尽量穿的干净一点,不让油汁弄到衣服上了,骑车的时候尽量潇洒一点,不闯红灯。起初,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些变化,后来才知道,我遇到了她。
我想我应该是喜欢她了。
她在兴业银行8楼工作,至于她一天到晚在那里做些什么,我无从知晓。我每次送饭上去的时候,她总是很忙,不是对着电脑注视,就是扶着眼镜看资料,或者就是埋着头在写着什么东西。我把饭递过去,说,你的饭到了。
她朝我哦了一声,笑了笑,把手中的笔放下,然后起身来接我手里的排骨煲仔饭和搭送的水蜜桃。每天都是你送么。她甜甜地说。
是的,这个片区都是我在送,新城,凯迪克,梅龙镇,以及兴业。
哦,她把15元给我,说了声谢谢。
不用谢。这是我必定要说的。
很多次我几乎看不清楚她到底长的什么样,呵呵,应该是我不太有那个勇气去看她,因为我总觉得我如果看她的话,一定会被她发现。我不愿意让她知道我很在意她。
其实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对这个连名字也叫不上口的女孩有如此感觉,总是喜欢在她的饭菜的口袋里多放上一个水果,或者将饭盒总是擦得最干净。她会说,你们店的服务真好。
尽管没有特别针对我来说,但是只要她和我说话,只要有表示肯定的意思,我心里就已经很开心了。
渐渐的我知道了她喜欢穿碎花的连衣裙,袖口和裙摆处有精细的针锈花边,光着脚穿着绣有荷花的平底布鞋,有时候会在披着的头发里扎上一小撮,在偏左的地方撇着黑色的发夹,发夹上面有一朵盛开的莲花。
然而,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偶然的一天,在大街上远远看到她,本来是想赶上去让她看到我,但是我又止住了,因为我看到她的右手被一个俊俏的男子牵着,以很温柔的方式。
我拐了个方向,风吹起我留了一个夏天的长发。
我依然在风风沉沉的城市中穿梭,很长一段时间,每天拖着大箱子,像幽灵一样飘着。但是我依然相信生活并非是这样一成不变的,我会不时地去看看大剧院房檐下的那个鸟巢是否还有鸟儿还在那里栖息,我会刻意去观察交通协管那被太阳晒的像猪肝一样的脸,时间允许的话,我会绕到常常有摆地摊的小街道,买一些喜欢而没有实用价值的东西。
再后来,我认识了可以结婚的女子,并且真的和她结婚了,她叫禾颜。禾颜不美丽,太也不用刻意化妆,喜欢穿碎花棉布质料的衣服,蓬松的头发,有时候会显得慵懒,是我喜欢的那种。
我和禾颜在半山腰盖了房子,旁边有池子,种上莲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