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

                                           (一)

强会喜欢上我,这绝对不是我的错。我再次向我最好的朋友回回声明,尽管她还是不太相信。

 那是夏天快要结束的日子,天气凉飕飕的。可是我还是喜欢穿着棉布浅红色格子的连衣裙,游荡在学校附近的有很多小吃的破旧的老家街上,麻辣烫,羊肉串,棉花糕,随行的是回回。我不太承认我是一个太嘴馋的女生,看见回回一口一个棉花糕,我心惊胆战的,担心这会不会噎着。回回说,静静啊,没有关系,我属蛇的。

 学校女生宿舍背后有很大的一片树林,是什么树,我不太清楚。我和回回提着一大堆的零食在树下的长椅上拼命的享受。阳光照得恰到好处,把人带进幸福的天堂一样。常常可是拾到很精致的叶子,有五角形的,有椭圆形的,也有稀奇古怪的形状,我来这里偶尔会带走一片叶子,然后夹在一个很厚的本子里。等外面的树叶都干枯的时候,只有我才可以欣赏到还带有绿色的树叶。回回说这是极为自私的表现,她叫我干脆把树也砍下来夹在本子里得了。

 我怎么没有感觉到我很自私呢?

 树林的那边是艺术系的教学楼,里面有一个男生喜欢我。那个男生叫强,比我大一届,我糊里糊涂听到他对我说我喜欢你的时候,他大二,我大一。

 我们是在一次野外活动的时候认识的。那天天气很好,五月,山上的气息中夹杂着大自然特有的味道,令人想到很多电影里的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十人一组,我和强安排在了一组,初次见面,他说他在哪见过我,可我就纳闷儿了,他是不是画美女太多了而得了妄想症了。他说为我画幅肖像,开始我还觉得蛮新鲜的,毕竟这还是头一次嘛,于是就答应了。可是害我坐在草丛里坐了好久,还被可恶的小虫子给咬了几口。还没有等他画完,我就假装给回回打电话,逃之夭夭。可是我回头看他的时候,他还在那里画,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这个大白痴,人都没了,还在画。

集合的时候,我以为他会大发脾气,没想到他倒是很和气地问我,怎么我画着画着你就不见了呢?我还以为你被山怪给卷走了。我抬起头,望着他闪乎乎的眼睛说,我去上……上厕所了。

上厕所?三,四个小时了都……

女生嘛,啊,不用问了,啊……回回忙给我解围。

之后,强就老是在我所在的教学楼晃,见了我,老远就向我摆手,意思是让我知道他在那里。也不好意思不回应人家,于是就摆摆手,表示我知道了。不摆受还好,一摆手他以为我在叫他,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拨开人群,闪到我的面前,很认真的问我,静静,有事吗?当是我傻了,这人……好久才回过神来,忙说,哦,吃东西,一起吃东西。他说,好的。

我以为一般来说,男生是很反感嘴馋的女生,以及特别是吃像很难看的那种。我说到老家街去看看又没有好吃的吧。第一次和男生来这里逛啊,还是矜持了很多,淑女地和他并肩走在街上。他说,不是要吃东西么?是啊,我都给忘记了。

这下可好了,我大开杀戒了,完全不顾他的存在。在一个拥挤小摊上,忙乎着,赵大叔,我要15个棉花糕,7串烧烤,就烤这个吧,嗯,好的据这个吧。烤好了,打包,我又叫了3杯珍珠奶茶和一些甜点。然后叫强拿着,说走啊。他傻了,哦。我们坐在树林里,我开始和他分事物。棉花糕,他10个,我5个,烧烤我3串,他4串,奶茶他两杯,我一杯,甜点大家一起吃。他说我怎么就这么多啊?我瞪了他一眼,叫你吃你就吃。他还是觉得会很委屈,哦了一声,就一声不响的很蛮劲地吃开了。

正当还没有吃尽兴的时候,发现东西几乎全被他吃光了,我急了,你这个男生怎么抢女生的东西吃呢?他说,我吃的是我自己的那份啊。

你自己的你就应该吃啊?你没有看见我没有了吗?快还给我。

他立刻就很高兴地给了我,我就立刻觉察到他不喜欢吃棉花糕,便说,棉花糕,加上我剩下的两个没吃了吧,挺好吃的。

他忙说好吃,好吃。接过来,以一口两个速度,吞了下去。我偷偷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眼睛的地方有一种水一样东西在打转转。

当所有的东西都吃完以后,他说,我有事情要对你说。

说吧,我边说边整理那些垃圾。

我喜欢你。

我呀的一声,条件反射地站起来,不小心将垃圾袋弄到他的头上,吃剩的那些残渣弄得他一头都是。

对不起,对不起。我忙帮他摘掉他头上的竹签,绵绵的棉花糕。

呵呵,没关系。他摸摸头,他的手碰到了我的手,我忙缩了回去。原因是他手上全是棉花糕。我忍不住笑了。他也笑了。

随后陪他去理发店洗头。天黑了,他把我送回宿舍。告别的时候,他拉住我的手,说,静静,我喜欢你。

这次我听到这样的话,因为有前一次的历练,没有大惊小怪。

说了声谢谢,转身走了。

背后的他大喊着,我会让你开心每一天的。

我真怕他的声音会震垮这座女生宿舍。

在我看来,强除了画画可以迷倒一些人以外,其他地方和学校里大部分男生一样,抽烟,喝酒,打架,通宵上网,喜欢美女,还好他比较爱干净,喜欢穿T恤外面套一件短袖衬衫,不用系扣子,外加浅色的休闲裤。强说这样的穿着是为了和我的连衣裙形成搭配,我说你以前还不是这样穿的?他笑笑,那是为了吸引你。我乐了,因为我和普天下所有的女生一样,喜欢挺好听的话。

有时候觉得男生怎么会这样子,比如强,他没完没了的给我发短信,没完没了的送我东西,没完没了的在我的周围唧唧喳喳,没完没了的像个小孩一样和我说话,没完没了的装成小丑哄我开心……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我学会了消失,电话关机,联系我的一切方式全部都抹掉。可是,回回就在我面前诉苦了,静静,你那个大白痴每天都来骚扰我你知道吗?他的宝贝搞失踪管我什么事啊?静静,你就现身救救我啊,我都差点也被他弄成大白痴了。

我说,回回,悻悻好,就帮我一次吧。回回耷拉着头叫冤,江湖啊!

就这样,我潜水了近两个月,自认为功夫实在了得。
 
                        -。-。-这是上个月写的,有点仓促。-。-。-。—-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