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咖啡店

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喜欢在一家叫gray的里面静静坐着,一个人。

这家咖啡店的布置正如其名,灰蒙蒙的,让人觉得自己是飘在弥漫的雾中,灰蓝色的地板,灰白色的沙发和吧台,以及灰褐色的墙壁,显得那么的松散,那么的无关紧要。这是我喜欢的基调。

在这里,时间仿佛就会定格在某一个点上,怎么也迈不过去,所以,必须静下心来,一杯意式特浓咖啡,或者日本炭烧咖啡。意式特浓咖啡是最浓最苦的咖啡。一小杯可以让你精神一整天,效果是普通咖啡的三倍。会喝咖啡的人,当它是极品,不会喝的人,比喝中药还痛苦。实在承受不了了,还是喝碳烧咖啡吧,比较苦,但是还是可以接受。日本炭烧咖啡重度烘培会让人觉得比较苦涩,但是最大限度保持了咖啡的原味。我喜欢苦涩的刺激,有种融化心脏的感觉。

吧台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大致五十多岁了吧,这家店就是他的,好像是他一个人在经营,店不是很大,再者客人不多,一个人还忙得过来。老人穿着朴质,白色棉布,唐装的样式,布鞋。笑容很和蔼可亲,红润的脸颊上散落着沧桑的皱纹,然人觉得显得很可爱也很可敬。

偶尔也会来一个女孩,和他说几句话,然后就匆匆离开。这时候可以看见老人的眼睛一直望到女孩消失,然后叹口气,慢慢回到吧台。打开音乐,是邓丽君的《独上西楼》,清凉的歌声沁入心扉。这个时候,我不能去看他,我不能让他感到有人发现了他的伤心,尽管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哀伤。余光感他的面容是那么的坚决和勇敢,但是他颤抖的双手没有听他的话,显得那么的脆弱而单薄。

我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让自己安静下来。

一天,我叫了杯意式特浓咖啡,然后坐在灰白色的沙发上,回想脑海里的记忆。很多时候有些记忆你越是想拼命忘记,就越是难以释怀,它就越是不断浮现在你的脑海中,甚至就在眼前,像是一根刺一样扎在大脑中一般。如果偶尔去翻出那些曾经的回忆的话,反而觉得这样才能安静,这样才是正常的。也许这样才可以把记忆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慢慢消化掉,慢慢被记忆掉,直到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老人没有给我上我要的意式特浓咖啡,他说,意式特浓咖啡太苦了,含咖啡因的量太大,年轻人经常和这样的苦咖啡会很受不了的,伤身体。你尝尝这种水滴咖啡,很不错的,尝尝吧,我请你。老人笑着,脸上显得破碎但是很干净。

我慢慢常了一小口,不那么酸涩,淡淡的香味像是消化在了半空中,久久不能消散。我笑笑说,味道很好,怎么做的。

老人说,将曼特林的深焙咖啡豆使用冷水或冰水来萃炼,借自然渗透水压,调节水滴速度,以5℃度低温萃炼四到十小时长时间滴漏,让咖啡原味传真自然再现,优点是不酸涩,也会不伤胃。这种咖啡是需要时间的滴漏,以10秒七滴的慢速滴滤,不能过快也不能过慢,不能让水与咖啡粉有较长的时间融合,以保却咖啡的口感较饱和。温度也不能过高,不然的话会使咖啡中某些化学物质分解出来,释出涩味,那么就不叫咖啡了。做好以后为避免发酵及保持风味,还必须放入冰箱冷藏。

老人说的那些我不太明白,但他是那么神情地说着,像是在倾诉自己的过去,也许是一位他爱的女人。他时不时望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街道,很坦然,也很辽阔。

最后他说,人生也是这样,我一直喝这样的咖啡,几十年都这样,因为衷爱这样的咖啡。说完,他回到吧台,继续做着他的事情,做着他的那份心情。

喝着水滴咖啡,我或许明白了什么。人生是需要时间的提炼和沉淀,要有适当的生活速度和温情,要融入这个环境,才可以保持自己的高度,而不会显得那么的干枯无味,低调但不失速度的生活,乐观而冷静,这样恐怕就是一种境界中的人生吧。

很久没有看到那个女孩了,老人也显得更加的沧桑。我没有过问,老人依然很热情,让人觉得很厚实,并且很温暖。

后来,我去了北方,一个很穷很荒凉的地方支教,孩子们不是很听话,但是很可爱。那个小镇没有咖啡厅,小商店里也没有卖现成的咖啡。更别说喝上咖啡了。四年,整整四年的时间,我没有喝一口咖啡,然而依然可以回味得出老人那天给我喝的水滴咖啡,还是那么的清晰真实,就像我现在的生活。

一次朋友聚会,回到那个有一位老人经营的叫gray小咖啡店的城市。五年的时间不紧不慢,仿佛是一格一格的按照规定走一样,安定而从容。我去了那条街,却没有发现老人的咖啡店。朋友说,两年前老人去世了。

我感到很伤心,也没有过问。我一向如此,何必要将一件事情看得那么真切呢,我们难道除了只注意一个人做过什么发生过什么事情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吗。老人的人生没有了,或许他有很多的故事,很多的经历,也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给予过别人很多温情和启迪。

所有的故事都不重要了,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把故事退去,留下的是生命的意义。

只有好好的生活,偶尔喝水滴咖啡,偶尔想念老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