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下

在成都的这段时间,很闲,的确是很闲。
本来,这也怪不得我,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这里的生活节奏如龟速严重缓慢,似乎人人都在休闲度假,很少看见,匆匆忙忙的上班族提着公文包挤公交车的场面,也许是我没有看到吧。茶馆,麻将馆,烧烤,串串,火锅……目不暇接。
上午,到从川师东校区到九眼桥,找健有重要事宜探讨。坐公交车,12路。
公交车还没来,大家像是几十年没有见丈夫等待着的娘子一样,望眼欲穿了。杂乱无章地上了车,投了一元钱硬币,哐当。站好回头一望,后面还有一批大队伍,将车里塞得满满的。出发,车里那是一个挤啊,挤在一起的基本都是川师的学生,美女也有不少,和美女挤公交车简直就是一种荣幸,不过还是一个劲地让一点空间给美眉们,免得一位站在她旁边的小伙子说好色之徒,可是没有办法,肌体的接触是在所难免的啊。
过了几个站,我才注意到,到站上车后公交车有一段自动的语音提示语,里面有个内容让人很厌恶,大致是“请主动让座给老,幼,残,病,弱的乘客……”说真的,听起来真让人恶心。首先,你这样一提示,以后主动让座的似乎是伟大了几分,而那些接受帮助的,便成了老幼残弱,如果真是老幼被让座了,那他们的心里当然是感谢这个社会已经是和谐的差不多了;而那些残弱同志们被让座,心里也自然会高兴,可是一听见那个提示,说不定就会反感,这不明明提示别人是残疾人弱智人吗?好像这些残疾人弱智人就应该放在醒目的地方让群众关注一样,可是,人家身残志不残,笔者认为这样的语音提示是在不妥,有隐形的侮辱。
在上海坐公交车或地铁的时候,是这样提醒的,“请给需要帮助的人让座……”,这样显得稍稍好了许多。这里的需要帮助的人也许是指那些老,幼,残,病,弱,可是不特别指出来,这也让人接受。也许很多时候那些老人,幼儿,残疾人,孕妇,抱孩子的妇女,弱智者并不愿意接受这样帮助,他们会很坚强的生活,他们会认为自己并不是社会的弱势群体。
如果真的是“请主动让座给老,幼,残,病,弱的乘客……”的话,也未见得又多少人愿意让座。看着那些年轻人一上车就一屁股冷冷的像僵尸一样坐在那里,旁边站着就一位年上六旬的老人,看到这种情况,真像用鞭子狠狠地抽那个年轻人。当然主动让座的也不少,那些没有让座的看到弯腰驼背的老人杵在那里,想必他的心里也难受。我看到就有这么一个姑娘,她就坐在老人的面前,她几次都似乎都有想尝试起身让座的趋势,因为前几站在她的旁边坐的两个个年轻人都让座了,只有她了,所以显得特别不好意思再坐着了,脸都红了。可是她最终没有起身,到站就直接下车了。大致她是怕别人说她模仿别人,假高尚吧——我也只有这么理解了。高尚与假高尚,一步之遥啊。
从幼儿园就开始受到公交车上主动让座的教育,长这么大了,练就的依然是一身的软骨,啪,一屁股就做下去,就再也不想起来,直到到站,有些甚至是坐过站了也不想起来。
从公交车这样的提示语可以看出,中国得教育还是那个奴化教育,从小时候的课堂上,到长大成人的社会中,无处不在的一套奴化说教。幼儿园的时候,教你如何做一个好宝宝,似乎你一直就不是一个好宝宝,而好宝宝是需要塑造的;小学,带上红领巾的那一刻,就觉得是彻底被奴化了,教你入会做对社会有用之才,一定要做国家的栋梁,为祖国增光,于是一大批的少先队员宣誓,为什么什么而奋斗;中学了,为了要让你考上重点大学,学校是千方百计把那些不属于奴化教育的时间扎压出来,让你做永远也做不到头的习题;噢,一不小心考上大学了,还不能自主,你得听话,考试得通过,你必须为你的那张毕业证书负责到底,老师一生气就拿那张破纸来恐吓你;好不容易来到社会,偶尔坐坐公家车,还得听听“请主动让座给老,幼,残,病,弱的乘客……”
难道人就没有一个自觉做事情的时候吗?是不是非得一个劲地需要提醒,需要教育,需要指导,需要开化……难道人就没有自己的主见了?其实中国社会就是需要那种没有主见的“人才”,社会要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社会说,去为祖国的西部建设奋斗吧,就有大把大把的人涌向西部;社会说,为社会做点贡献吧,就有一大堆的“人才”挺身而出,为高尚奋斗……所有的一切,从你出生到现在的一切,你所作的,永远属于国家,属于社会,不属于你自己,你永远是被国家利用的对象,不管你在哪里,在做什么——这就是中国可怕的奴化教育,似乎国家至今还是缺少像毛泽东,黄继光这样的人才,而且是永远缺少。
不说了,下车。走几步路,便到了思蜀园,那里有很多结婚的新郎新娘在那里拍结婚照,很是开心。
我一转弯,为了找到健,独自走向一个人没有人的小胡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