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允许我

我想,我应该抽段时间好好的发呆和嘹望天空,或者多喝点白开水。听说这样可以让人不再犯错,至少可以减少犯错。
我到底还是不清楚什么是错误,大概是因为我不清楚要什么样的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有时候,我甚至可以自嘲到怀疑自己是不是人,是不是处在现实状态。我无法控制自己应该达到的目标,尽管那是多么微小的目标,我不愿意去努力。我看不到努力的后的力量效果,一次次的挫败,也就罢了。
阿文说,你脑子是不是坏了。我知道他一半在问我,一半在提醒我,脑子不要在坏下去了。可是生活的本身就是散乱的,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我没有办法重新找到一堆散乱的毛线的另一个接头,更不用说要将这些错综复杂的线输理清楚。我没有这个能力,我也不想有这个能力。
真实需要我的时候,我依然会从虚幻中争脱出来处理现实问题。这是我的原则。一旦处理好一切,我又将处于真空状态,怕受到感染,一是别人对我感染,二是自己对自己的感染。
攒点钱,想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其实身边有很多陌生的东西,也许是我太贪心了吧,总想有那种彻底的陌生,所以要不停地变换位置和思想,这样别人才不能够交流到你,才不能够闯入你的世界。你的世界可以干净的连一点感情都没有,可是一个人难道真的需要感情吗?不愿意听到答案,也真的没有勇气去解答。
春末夏初,心情开始浮躁,请允许我发点牢骚,因为我并不觉得自己已经成熟。
我还是那么年轻,所以,请允许我犯点错误,好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