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

正如很多女孩所想的那样,小小来到一个南方的一个大城市。当她下了火车,放下庞大而沉重的行李时,看到人群杂乱的车站时,她想哭。她想家了。

小小并不是个小小的女孩。小小很胖,长得也不是很好看,中学的时候经常被同桌男生欺负。坏男生在她的凳子上涂抹一些红墨水,当她不知道,坐下去的时候边是一屁股的红墨水,鲜红刺眼,如此鲜艳。于是整个班级喧哗了,都看着这个青春来潮的又胖又丑的女生。小小没有生气,她觉得很没有必要,安静地回寝室,使劲洗掉那些红墨水,可是无论怎么努力,那些色彩鲜艳的东西都难以褪去,想是铭刻在心脏的一道伤疤。而对她来说,那只是其中的一个痕迹而已,不代表什么。

她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小小。女人是虚荣的,她承认,那份简单的虚荣对她来说已经是显得很奢侈的了。在QQ上她也叫小小,或是某个论坛里。她喜欢别人叫自己小小的感觉,胖胖的身体让她感觉布道一丝的充实,像是一个沉重的躯壳一般,缠绕包裹着自己。难以逃脱,难以自拔。

某一天,她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从那个胖胖的女孩的身体里走了出来,像是破茧化蝶一般,她变得很是轻松。梦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躺在盛满冷水的浴缸里。整个浴缸的水,都成了她的眼泪。

最终,小小没有哭出来。她哭不出来。她背起大背包,拖着沉重的行李,摇摆着庞大的躯体,像一只大笨鱼一样,从火车站做450公交车,来到浦东。笨拙地穿梭在人群中,穿过物质丰盛,热闹喧哗的高楼大马路,显得不是那么协调。但她努力摆出一副很融合的感觉,心想反正这里也没有人认识自己,于是步伐也略显得张扬了些。她要让自己接受这一切,重新开始。

天色变黑,周围就变亮了。这就是城市。终于她找到了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出租房子的房东,550元一个月,水电费另付。最终,房东还是以500元每月出租给了她,因为小小已经在他面前苦苦哀求了一个多小时,房东妥协了。房东皱着眉头,拉着脸,一,二,三,四,五,五十,熟练地点着钞票。小小突然想笑,毕竟那不是很多的钱,何必要做出那么俗套的动作呢,显得如此的恶心可笑。也许那是城市人的某个习惯动作吧。

     550块每月的房子,只是一间8平方米不到的小房间,是个大房间隔离出来的合租房。这已经算是最便宜的了,很多都是动辄八九百一个月的。小小向四周转了一下身子,发现正好装得下自己。嘿嘿,不错,她笑了笑。房间里留下一些以前住在这里的房客的遗弃物品,几个啤酒易拉罐,三只袜子,一条破毛巾,一个还未用过的避孕套。

上了个厕所,床也没有打理,就躺在上面睡着了。半夜醒来,才悄悄咪咪的打扫房间,怕吵到旁边的邻居,她光着脚,像个幽魂一样跳动在深夜。庞大的影子,纤细的心灵。

把行李中的物品一件一件地拿出来,然后发现没有地方可以放,又一件一件地放回去了。饼干,矿泉水,一本书,深夜。小小在城市的第一夜怎么也睡不着,拉开窗帘,十七楼往下,自己像是浮在空中,看身下的星星,路两旁的灯,闪烁的车灯,诡异的霓虹灯。突然觉得自己有种飘出去的感觉,打了个冷战,拉上窗帘,回头看到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相册。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相册,记忆着某些你选择性的东西。小小的相册很厚,但是里面就只有几张相片,不过她回让它充实起来了。她以前一直在想,一个月交上一个朋友,意念可以认识十二个朋友,一个朋友给三张相片,那就是三十六张了,足够可以装满一个想册。但最终,她还是很失望,没有实现这个愿望。

想册里面有一张爸爸妈妈哥哥和自己的合影,本来她是不想把这张相片留下来的,因为妈妈和哥哥在她三岁的时候出车祸死掉了。妈妈临终的时候叮嘱爸爸一定要好好照顾小小,不能让小小饿着了,妈妈是最疼她的了。大概是因为肇事者赔了不少的钱吧,生活也有了很大的改变。爸爸算是听妈妈的话了,一个劲地给小小买好吃的,用赔偿的钱然,花在女儿身上也算值得吧。爸爸自己喝着酒,不一句说话。

十岁,小小开始来月经,十二岁开始长胖,十六岁暗暗喜欢一个男生,做了很多傻事情,十八岁因为高考落榜,在家半年,十九岁生日和爸爸在一起,第二天就提着行李买了去上海的火车。火车开动的那一刻,她给爸爸打了电话说,我要走了,爸。爸爸在电话那头什么也没有说,沉没一阵子。小小希望爸爸能够骂她一顿,立刻叫她回家。可是爸爸没有这样做,她哭了。

过了一会,爸爸打来电话说,出门在外,好好爱惜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饿着自己了,冬天的时候多穿点衣服,你手总是怕冻,不要和坏男生在一起,在外面不好的话就回家,记着啊,听见了没有……听见了没有……

小小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挂了电话,哭得更厉害。做在旁边的老阿姨撇了撇嘴,咕哝着,不就是出个门么,用得着这样。

哭了整整一个站,火车在德阳站停靠的时候,她突然不想哭了。感觉很饿,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去买吃的,打算减肥了,尽管不是很讨厌自己的身体。

关于爱情,她搞不清楚那是什么一种东西。曾经有喜欢过一个男生,是他们小组的组长。一次学校倡导做好人好事,小小自己买了一条很漂亮的手链叫给了组长,说这是在学校门口捡到的。那个男生摆弄着手链,在本子生硬地写下她的名字。那天晚上小小一夜没有睡着,她喜欢那个男生摆弄手链的样子,更喜欢他写自己名字时的感觉。突然觉得自己好聪明。

过了很久,没有一个人去领那条手链,男生来到她的座位,说,这个你先拿去吧,没有失主来领取。小小说,还是放在你那里好了,万一失主想起来了,就会找你的啊。
好吧。男生犹豫很久,喃喃地说。小小心里好想笑。

之后,这件事情再也没有结果了,那条手链是不是真的被失主领取了,谁也不清楚,小小相信它还在男生那里,有一天,他会带上它。

天快亮了,比家乡亮得早。小小困了,开始睡觉,开始做梦。

北画。
2009.1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