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地电台第一期ADR001《腐烂在自己的城》

主播小蕾
文稿谢伏、TIAN、萌生
策划:北画
后期:北画

下载URL:http://sickbaby.cn/music/adr/adr001.mp3

土豆播放地址:http://www.tudou.com/v/HBcRrTEu244

往期节目:http://www.tudou.com/home/hzm14

节目文本

冬日阳光,微微倾斜地照进某一方暗淡的土壤。孩子们从黑暗中探出小脑袋,仰望了一下难以抵达的日光,又悄悄的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相互温暖,心心相印,却彼此孤独。这里是暗地病孩子论坛,www.sickbaby.Cn,暗地电台,我是NJ蕾蕾。

文:谢伏《何处》

十一月十二日,我所居住的的这座位于秦岭-淮河线以北图上距离几厘米的城市突降大雪。一切都似乎毫无征兆,让人措手不及。而我只是在前几日的天气预报中得知的天气状况是小雨夹雪,却没想到雪竟是那么大。我站在十二米高的四楼上隔窗望着这些从天而降的雪花,视野的高度在九到十米之间,他们在我视野范围内从上而下的飘落,动作轻盈舒展。我找不出任何东西去形容他们,或许不加以修饰便是最真实的描述。我看不到它们落地后的模样,或许会堆积起来,或许直接化成水。我想我不会希望会是后者。经过那么长时间从天到地,落地那一刻即化成水,还没来及望一眼这个世界,岂非太过于悲剧化。或许人亦是如此,几十年的人生到头也就是亡罢了。说不上是悲剧,但那其中的光景便是惨淡的遭遇。

大概,这场雪便把这座城市带入了冬季。我看到周围形形色色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穿上了不同厚度的衣服,而我也比往年穿的多了些,双手时不时的环抱着自己的身子却仍然止不住的瑟瑟发抖。真的冷了。

或许,因寒冷而使这座城百般的热情冷却了下来。我曾在不是冬季的季节里一个人走过夜路,周围都会有络绎不绝的行人走过。放眼望去,整条街都是热闹的、沸腾的。可现在却不一样,街上冷冷清清,显得毫无生机,只有身旁呼啸而过的各式各样的汽车。或许是肆虐的大风吹散了人们的热情罢。谁都会有一个安乐温暖的窝,谁都不会想让自己心爱的人在外吹着冰冷刺骨的风,街上的行人因此格外的少。偶尔有和我一样归家的人,却也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不让寒冷侵犯到自己。也许他们心中有座温暖的城罢,我心中又何尝没有一座城。只是温暖与否我却不知。

是的,我心中有座城,未知的温度,未知的模样。似飘渺的海市蜃楼般在我心中印着模糊的形象。我用心打量着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反问着自己,这座城是不是与我心中的那座城相通或许本就是一座城。但我发出一连串的问号却像在寒夜里从嘴中呼出的白气一样融散在空气中。没有答案。没有答案,那便不是一座城吧。

那么何处才是我的城,我不解。

天气依然很冷,气温还是在往下降,一点一点的降。这座城失去了往日的激情,曾经似花朵一样绽放在城市上空的霓虹灯却也在黑暗的夜里显得暗淡无光。只因一场雪便使这大地的一切笼罩在寒冷之下。只因寒冷,人们便到处寻找自己温暖安乐的窝。

我想,大概一直坚持我继续走下去的便是心中的那座城的温暖。而这些温暖便是你所给予的。我曾看过一些书,书中有让我感动的话语亦有温暖我的话语。可这些都不及你给的万分之一。你的一句话,哪怕简短的能省略掉,于我来说都是无比温暖。

我很羡慕那些能够四处旅游的人。他们会到不同的城市,看到不同的风景,体会在不同城市自身的感觉。行走在每个不同的城市,记录。然后接着奔赴下一个将要去的城市。这样的漂泊,这样的居无定所。或许他们仅仅是简短的停留,或许会是永远的停住。或许他们不是因为喜爱某座城市而去那里,也许他们是在寻找一个定所,一个温暖的定所,一个能让自己不再漂泊的家。

文:TIAN《摄》

此刻,安静地坐在电脑前写点文字,前段日子心里很浮躁,想忘却一些  
事情,却适得其反,百般纠结。  

上个周末,昆明难得地下了一场雨,午后的空气被雨和太阳洗过后,愈  
发地清晰,适合拍照,于是拿起相机,拍下了雨后湛蓝的天空下,东月
的花朵。  

一直以为只要认真对待一段感情就能有好的结果,结果是,我错了。

一个人在宿舍,和多多玩,这条调皮的小狗是我最好的朋友,饿了咬鞋子,  
开心时站立起来舔我的手指。  

人很多时候不及宠物来得坦诚。  

很少和朋友联系,是不想联系,怕联系时的尴尬与应酬的麻烦,明明不想  
对方却装作很想的语气。好的朋友只要想着彼此即可罢了,偶尔一个电话会  
带给我久久的欢悦,犹如那晚美玲的电话。  

遗忘,是个归宿,对于我来说。  

很多时候告诉自己,学着一个信仰者的淡定,会看明白很多事情,不必再  
愚蠢地用自己的无知去犯低级的错误——或许就不会遇见一些不该遇见的  
人,承诺一些做不到的事情。  

最近的我很喜欢和刘辅导员聊天,他是一个看《圣经》的佛教居士,二十来岁,  
不吃荤,宅男,像个老者。  

和他聊天,像是在读一本装帧得古朴内容却时尚的书。

昨天下午去他宿舍聊天,一起坐在能够看见滇池的阳台上,一起喝茶聊天。  

那一刻,我发现,人只要无欲无求真的能超然于很多世俗之事。没有  
物欲,没有情欲,那是但丁笔下的天堂。  

或许,我该做个信仰者罢,不为入天堂,只为这份淡然。  

最近觉得,世界上最可悲的人莫过于虔诚的唯物主义者了。  

我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可悲的人。  

当生活的枷锁放在脖子上时,我才恍然大悟。  

生活是场幻灭,需要信仰。  

犹如我拿起相机,不知道拍些什么,但最后出来的片子,是一场凌乱。  

文:萌生《生无可恋》

二零零六年中秋节来临的时候我站在龙腾的大门口不停地跟来往的客人说欢迎光临欢迎下次光临。想起爸爸妈妈,心里这样难过。躲在洗手间里一遍一遍地跟自己说中秋节快乐中秋节快乐,直至发不出任何声音。

   下班后去沿江路跑步。路过街心花园的时候看到有人放烟花。漫天金黄的颜色,美丽极了。生活如果可以就这样停下来的话我想这世界应该会很美好吧。

   只是我知道很多时候,很多事情真的不能如人所愿。

   我跟小莫说我想在这边很认真地工作,但却一直都觉得很辛苦。

   我又开始咳嗽了。嘴里满是鲜血粘稠腥甜的气味。阿呆已经睡得迷糊而沉重。看到卫生间的地板上大滴大滴的鲜血时心里突然就觉得恐惧了。也许哪天突然间一切都不复存在的时候,我身边会一个人都没有吧。

   那天晚上在酒吧听到阿桑的歌,心里突然就空荡荡地就难过了。然后,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哭出声来。

            你听寂寞在唱歌
            轻轻地
            狠狠地
            悲伤越来越深刻

阿桑一直在唱我一直在哭。

其实很多东西很久以前我就不在乎了。只是没人知道。

当秋天来临树叶开始变黄漫天飞舞的时候,我看到公路旁边的香苛花开始很疯狂地开了。细细碎碎的花朵,鲜艳明亮。如同白晃晃的日光,刺得人眼睛生疼。大片大片的秋光飞舞。夕阳灿漫。

慢慢开始习惯东莞这边的生活。找了份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我想不管怎样生活还是得继续,我得养活我自己。为了那些曾经被我不小心就弄丢了的梦想,曾经那么爱我的朋友们。也为了以后能够给爸爸妈妈很安心的生活环境。

我得好好生活。哪怕是百无聊赖。哪怕是生无可恋。哪怕是某天梦想都消失不见。

我都要好好生活。好好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