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

怎么现在这么容易失语?很久不能写字,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我不想反复地说我感到厌倦绝望。我也不想说我老做噩梦,我害怕。于是我把自己物化,那样我不再是我,没有疼痛的感觉,没有失望和迷惑。比如我在对别人讲话到一半时常常会忘了下面要说什么,因为脑子莫名其妙地出现空白,就是那种什么东西剥离脱落的感觉。这是怎么了。
也许只是想告诉自己:我明白你的说不出的难过,你不愿再重复着呻吟、重复着表达自己的心悸,重复沉醉在回忆里的笑容,重复着那个关于想念和希望的古老话题,你不愿再有在人前哭泣的欲望,不愿再一难过就没头苍蝇似的到处寻找安慰……
如果一直说痛,居然也会有一天会对自己的真诚厌倦。我想我需要一些温暖的东西,去支持自己走完这本就不太善美的路并且好好打算自己的生活。想说我也会积极乐观。

 

我的Tuski,它扭动着两条面条臂,傻呵呵地看着我的屋顶,长长的腿盘起来可以放在无忧无虑的肚皮上。它在冲我笑。维尼熊穿着大红的小背心上面还有小蜜蜂的图案。纯木小音箱,发出不同的声音,快乐地表达自己的存在。每当它吐出一个出人意料的音符,我就转过头看一看它。空气凉凉的。台灯静默着。我的书不说话。风扇表示夏天的存在。窗台上透明花瓶里的一束勿忘我,因它不凋谢也就索性没有盛水进去。纯净的颜色剧烈的对比着我喜欢这种视觉感观。我喜欢这种花。仙人掌的小花盆里发芽的小草探出绿色的脑袋嫩的可爱。我知道我喜欢的天真与单纯是保有成熟与历练过的质量。

六月的时候,人们的衣物不知不觉得开始轻薄暴露起来,看上去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面。我还穿着我的长裙子,一路走走看看,那些鲜亮而玄的衣服不是不好看,只是不属于我。穿上我喜欢的长及脚裸的红色棉布裙子,那些质量的感觉柔和的在我腿上时隐时现,连整个人都跟着飘舞,放大音响的音量,赤着脚在地板上蹦跳旋转,心脏随之复活。


某些时候,我能理解一切似乎反常于人性的现象。因为明白它无法被世人接受的苦衷,正是因为人性的表露到了极致。比如婚外恋,比如同性恋。
我的脚没穿袜子,它很冷。
热水瓶里水开了,脚忙碌地跑过去拔下热水器。洗过的头发还是湿的。外面的天空变成了黑色。
我的眼神很空洞。它看了又看,看了又看,不知道在这个屋子里,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新鲜的东西?

 

对工作的幸苦和与人交往的规则也没有兴趣和耐性,努力地帮助干燥的嘴巴吞咽一口唾液,把手放在电脑的键盘上,我希望有人可以陪我说说话,试图寻找一种表达自己存在的方式。眼睛想流泪。鼻子被连累得发酸。用牙齿咬住下唇,在这样冷色调的气氛中,如何温暖地坚持下去。这是大脑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我无法告诉别人,无法爱上。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是因为曾经你看着我时我无力躲闪的羞涩吗?还是我牵着你的手时,你毫不迟疑的坚定。原来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完美得值得我们用生命坚持。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回忆还没变黑白,已经置身事外。承诺不曾说出来,关系已不再。
王菲的歌越来越显得人性剔透。也越来越冷淡。一些杜绝语言的厌倦。一些失去期待的绝然。

我想她也已经是厌倦的女子。

恨不得你是一只蝴蝶,来得快也去得快。
因为如果停留太久,对你我来说,其实都已经是一种消耗。
我们可以各自去更远的地方,看看陌生的风景。
因为已经有过一刹那,感受到的深情和宠爱,就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送你离开。
因为等到天一亮,我们的美梦就要醒过来,发现自己依然自由自在,也依然孤独。
因为彼此都无法再有任何责怪。
因为我们同样都飞不过沧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