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死了

血液干涸了
便需要新的伤口
灵魂没了
便需要一个人的死亡

不要把我的尸体放进这片肮脏的的土地
请将我嚼碎
涂抹在古老的城墙上
七月的阳光便会亲吻我的肉体
依然是冷酷的表情
依然是寂寞的姿态
依然是残忍的手段

房子越来越高
洞越来越小
街灯越来越亮
心越来越暗

还是让我像虫子一样生活吧
可以清晰地看着虫子们吃饭做爱
尊严像狗屎一般被他们捡起来
肥沃了祖国的花朵
——仅仅是在需要的时候那便是花朵

到底有没有希望
到底有没有希望
到底有没有希望
到底有没有希望
我问的是到底有没有希望

别他妈不回答我

算了
阴茎般的高楼没有我的零点一平米
乳房一样的别墅更是遥不可及
看着他们生活在阴茎和乳房里
欲望包裹着他们
我不亦乐乎

我死之前送你一条内裤
请你用它把街边的灯包扎一下
每到晚上太亮了
让我看不到回家的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