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掉

关掉QQ,拔掉网线。音乐,Lullaby for Lucas。一支香烟,缭绕。打开WORD,在黑暗中,写字。

很想安静,也无法安静,与就不再需要刻意的安静。只是在黑暗中把自己埋藏起来,然后便觉得与这个世界暂时隔绝了。有时候很享受这样的自欺欺人,不想那些曾经想起的,不去在意本来应该在乎的事物。

已经是再次来北京了。整整一年,像是把这一年遗失了一般,忘却不了,也无法重新走过。看到人们在这个城市忙碌的样子,觉得很滑稽,像小丑一般的摆着各种造型。沉闷拥挤的公交车和地铁中到处是糜烂的气息,像病毒一样散播着。

昨天给老牙打了个电话,好几个月没联系了,突然感觉他的声音如此的苍老。我问他,你还活着啊。他笑笑说,还好,活着。我想老牙暂时死不了,因为还有他还要喝很多酒。其实我也不想劝他少喝点,酒精的麻醉会让他感到幸福,既然他会幸福,我为什么要阻拦呢。

嗯。我父亲就喝酒喝死的。每天都要喝好些,临死的时候,我还在他喂他用掺有很多白酒的牛奶,看着他恢复平静,看着他离开人世。我想,他再也不会酒精中毒肝硬化了吧,那边的世界应该是没有酒的,因为那边的世界是快乐的,人们不需要借着酒精来消除内心的空虚。

老牙说,我死后会带几瓶就离开。

我想,他这辈子的忧愁还没有完全解除。

最近没做什么。很多朋友老问我,消失这么长一段时间,好几个月,干嘛去了。我说,我昏迷了。现在才醒来,基本上还算清醒。

也许,现在的我比以前更能够承受一些事情吧,很多东西也没有过去那样的在乎。这倒不是因为真的就愤世嫉俗了,我想,我在做我自己吧。我只想暂时能够开心一些。没有错吧。嗯。

没钱,侯哥帮我租的地下室,挺好。旁边住了不少美女,每天除了写点代码,就是听听她们高跟鞋登在地板上踢踢踏踏的的声响。或是在公共厕所外面洗漱的时候偷偷猫一眼她们的姿色。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隔壁房间住了一男一女,和我这边也就一薄薄的木板隔着。每天晚上不由自主的让我留意那边的动静,根据声音猜测他们现在是在一起吃西瓜呢,还是在做爱。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没必要做的事情也很多。不想说的事情更是很多。

父亲节。祝福在那边的父亲,和在这边的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