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现在是2017年10月2日,晚上21:35,上海东方路锦江之星,17层的窗外,万家灯火。出差最后一天,结束了整整五天的工作,在全家24小时便利店随便买了点零食,现在刚入住,放下文件包,看到旁边的床,整个身体像是腾空了一样,趴在了床上,真想一直这么趴着,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用想,让我安安静静的沉睡过去。

不知多久,手机嗡嗡嗡一直震动,我醒来摸索着震动的方向,拿起手机,看到五个未接电话,都是姐姐打来的。我赶紧回过去。

那边是姐姐浓厚的四川口音:“你在干啥子,为啥子不接电话哦。”

我有点烦,问:“什么事?”

姐姐说:“后天中秋节,是爸爸去世九周年,你回来,一起去上坟。抓紧回来。”

我说:“我不一定赶得回来,我现在在上海。”

她生气了:“赶不赶得上,就都的回来,九周年,必须来回。”说完她挂了,我都来不及解释。

我顿时完全清醒。

回老家?父亲去世九周年?我怎么忘记这事儿了?怎么回去?怎么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我一翻身坐起来,赶紧查飞机票,没有机票。现在国庆节,机票火车票简直一票难求啊,我出差都是五天前就赶过来了,现在要马上买机票肯定不可能的。火车票一查,也没有了。完了,回不去了。

怎么办?

我给姐姐回电话:“姐,机票,火车票都没有了。这几天国庆假期比春运还紧张。”

电话那头一阵阵吼声:“爸爸去世那么多年了,你来过几次,他在的时候你又回来过几次,你自己好好想想……”隐隐感觉声音有点颤抖抽泣。

“……”

“我不管你用啥子办法,走路都要给我走回来。”

“……”

“你不是能耐大吗?你能干得很,你插个翅膀给老子飞回来啊。”

“……”

“后天,中秋节,回家。”啪一声,电话挂了。

我愣住了。

我多久没回去了。

我已经记不太清楚。

父亲去世的前一天我回去了一次,一年后母亲去世回去了一次,四年后回去有了孩子,带老婆孩子回去了一次。

九年了,三个九年,九个一年。转眼一瞬间。

我已经很久没回老家给父亲上坟扫墓了。

我很内疚。姐姐肯定在那边哭了。我明显感觉到她在电话那头声音的变化越来越带着哭声。

我点了支烟,眼泪在眼睛里打转。

回忆像是每秒十几个画面闪现过去的幻灯片,消失在烟圈里,一切过得都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