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

一到冬天就很冷,冻死人的感觉。

从小就很害怕冬天,一到冬天就会冻手冻脚冻耳朵。

小时候家里养了两头大肥猪,每天要给猪煮一大锅红薯,这是寒假最令人感到绝望的事情。首先要洗红薯,冬天冰冷刺骨的凉水,把整个手都快冻掉的感觉,一个个的洗干净,再淘洗一遍。

整个手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洗好的红薯用插刀插成碎块,倒进大锅里,要煮上进一个小时啊。还好烧柴火的时候可以烤烤火,顺便考个红薯吃吃,暖和一下。

每年冬天,都会冻手,都会吃很多红薯。

整个冬天,手就没好过。一开始冻成胡萝卜,外后就局部溃烂,最后开始都快烂到骨头了,快到春天的时候开始结疤,手贱,上课没事干就一点点撕这结疤玩,然后血流成河,染红了一大片。

旁边的女生还以为我大姨妈来了。

冬天,那个冷啊。

后来长长大以后,便很少冻手了,也很少吃红薯了。

有一次晚饭,丈母娘做了红薯稀饭,饭桌上,问我吃不吃红薯。

我莫名其妙随口一说,红薯是给猪吃的。

说完,我立刻想解释一下,无心说出来的啊。

估计我丈母娘心里一万个草泥马飞过了。

小时候把一辈子的红薯都吃了,一再发誓,长大后再也不吃红薯了。但一看到红薯,还是不禁想到那些与冬天和红薯的时光,突然感觉是如此的有温度。

如今的冬天,已经没有儿时那么冷了,也从来不冻手冻脚冻耳朵了。

突然感觉,冬天也越来越不像冬天了。

 

00:00/00:00
上一篇:
下一篇:

12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