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高考

明日高考,今夜无比激动。

 

尽管高考已经是十一年前的事情了。

 

2006年夏天,临近高考的一两个月,是我最肆无忌惮的时光,不是因为胸有成竹,而是觉得青春期的躁动无法满足我日益迷茫的心。

 

整天和画室几个没理想抱负的同学晚上翻墙出去吃烧烤喝啤酒,谈天论地就不谈学习。年少无知的我们话说也有十七八岁了,依然是无比的荒唐。那天晚上,酒过三巡,老六伤感的想自尽,把红烧螺蛳硬生生吞了一盘子,然后满地打滚,吓得老板直哆嗦,我们几个将他倒立起来,一个螺蛳都没抖出来。老六做起来,好了些,说,没事,明天看能不能拉出来。

 

第二天,我们把这事给忘记了。之后也忘记了。想起来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也都毕业,各奔东西了。谁也没提及过老六第二天拉出来了没,谁也没见过他。

 

高考两天半,浑浑噩噩,考完。预计本科线应该没啥问题吧。艺体生,上本科线,就能上重点大学了。

 

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我疯狂至极,饭桌上喝了几杯,借了同学一辆摩托车,飞奔在柳树镇的街道上,如同疯狗一般,肆意嚎叫。

 

我奔向人群,藐视他们,我奔向绿化带,冲出束缚,我奔向空旷无人的河堤,夏日夜晚的风像是猛烈的酒,醉人。

 

然后,我一不留神,摩托车龙头歪了几下,车速太快,差点冲出河提,干到河里去,河提很高,估计十来米,要是真冲下去了,我真不得好死啊。我的左腿卡在了摩托车和河提之间,我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我啊了一声,心想,妈卖批是不是我的小腿断了。

 

此时,前面迎面走来一群人,以我当时的清醒度,隐约还能看到人群中有一个女生,这个女生曾向我示爱过,心想,这会儿不能这么狼狈,我依然挎着车,拿出诺基亚,假装看手机,发短信,等他们走过去了,他赶紧拨打老章的电话,说,狗日的,赶紧来救我,妈卖批,我出车祸了。

 

老章、健哥和眠床三人分分钟赶来,挪开摩托车,血淋淋的左腿,让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真的猛士。

 

那时已经十点多了,在一个小镇里,已经是关灯睡觉的时间了。眠床硬生生讲小诊所的门给敲开了,医生给我上了药,说,你坚持一晚上,明天去医院拍片子,如果骨折了做夹板。

 

我觉得没太大的事,只是有点钻心的疼。在同学家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拍片子,左腿线性骨折,不算严重,做了夹板,弄了点药,消肿。右腿被摩托车的出气筒给烫伤了,擦点药。

 

悲剧,伤筋动骨一百天,高考结束的这个暑假,我在几个同学家轮流躺了两个月。看着健哥、眠床几个各种玩耍,我心里真的在流泪,后悔死了。特别是躺在健哥租的房子里,他带了个女生在隔壁。那天晚上,我是真的难过了一晚上。

 

高考结束,我断了腿。喜欢我的姑娘也不理我了,我喜欢我女孩我也没有一双好腿去追,我听着周杰伦的龙卷风,极度悲伤。

 

高考结束,没上本科线,但对于一个美术专业的艺体生来说这个分数还是可以的。

 

高考结束,我的大部分幼稚和无知也跟着结束,那些极度叛逆的青春期时光也随之结束。

 

一晃十一年,那些曾经陪同我疯狂的人,都各奔东西了。如今现世安稳,早已没有了当初那种血性和幼稚。虽然有时候会稍微与众不同,但还是会随从大流,做个正常的人。去年回成都,在射洪和健哥眠床小聚了一下,喝了些酒,大家没怎么提及中学时代的那些事情,更多的是在讨论今后怎么发财。旧人在一起,真不一定会去叙旧,有可能那是些不堪回首的事情,或者是等二三十年后老了坐一起再叙旧吧,再或者是大家已经十来年没时间交心而变得生疏了。

 

青春,都消耗在了很多没用的血淋淋的事实里了。但是鲁迅说了:“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让我之后遇到的各种不如意,都觉得一切都是磨砺,一切都必须要面对,并且要努力去战胜。

 

明日高考,今夜想得有点多,是啊,管我什么事呢。

 

00:00/00:0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