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点啥

之所有我要说谈,是因为我觉得如果用“聊”的话会显得比较不那么严肃。谈点啥,意思就是不受拘谨地说一些面临的问题。

那就说说我们关注事物的一些变化吧。

一说到变化,我总会想到那些年我们干的那些事,追女孩儿,打架单挑,站在楼上向路上的人群吐口水……或者是看似一本正经保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态度,扶老奶奶过马路,给某女生送厕纸这类的好事。我一直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和以前应该没有多少变化,至少心态上还是此间少年吧,可是马勒戈壁的残酷现实恶狠狠地把我从青葱岁月中拉了出来。

先说说我现在是啥样的吧。朝八点半晚五点半,每天面对电脑,处理公司日常工作,在同事,朋友之间稍微搞得游刃有余一点点,自我感觉良好;回到家,看看女儿,陪她玩到晚上9点,她睡觉,我继续抱着电脑使劲啃。这几天我闺女和她娘去姥姥家了,这下我成孤家寡人了,所以我才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反思,自己的一些变化。

才有足够的时间谈一谈。

我不是在抱怨,绝不是。虽然我奔波于朝八点半晚五点半,比别人平均多上班一个小时(别人是不是朝九晚五呢),但是我还是积极乐观面对工作和生活的。正如在公司中一条很重要的准则,找对自己的位置,明确自己的定位。这么一想,我在这个社会的位置在哪儿呢?,一想到社会这个词,卧槽,懵了。

我想静静,不要问我静静是谁。不然我老婆会撕了她。

我一直怀疑是社会因素把我逼的忘记了少年的那些初衷,比如当一名作家,或者一名尊敬的人民教师。我当初是多么的自豪自己的作文是全班最好的,因此而骄傲了特么好几年,可以那好几年都是在小学初中,回头看看,那都是瞎逼逼而已。我曾经是如此的羡慕当老师的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跟那么多的学生交流学习,现在才发现,当老师也要考核业绩,你班上的学生考试成绩是个渣,对不起,你就是个渣老师。现在上班干啥不需要业绩啊,当官都要比一比贪的钱多不多。

此间少年去哪儿了。

此间少年是我从高晓松那儿学的。有天和朋友喝酒,喝得高了,我说了特么一句:“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我依然是此间少年。”因此我被罚喝了两瓶酒度。因为我不能承认自己已经是大叔了。

你特么娃都半岁了,还不是大叔?还一口一个骚年骚年的。得了吧。

以前是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非得弄个水落石出,现在对什么事情产生了疑问,便懒得弄个明明白白。因为我们关注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了,以前我们关注的是做一件事的过程中带来的乐趣,现在关注的是这件事情能否给我带来利益。我们的兴趣越来越少,利益牵扯越来越多。

在一个APP看到一句话,“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就已经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by 罗曼·罗兰”。深有感概,我不想死去啊。

算了,越说越严肃了。

其实,意思就是活得不要那么累就行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