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朋友,或者认识的人问我,哎,你怎么不上课呢。我的回答往往是,逃。
   逃逃。
还是选择了回避。
   给陈老师说了,我不能画画了。
   不知道的,最终还是会看到希望的。
   看到太阳。
不知道,怎么的。
   人人都知道了。
   混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