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故事

当感觉到眼泪已经落在绣花布鞋上的时候,

没有任何人看到靠在法国梧桐树下的女子,

美丽而深伤,

在慢慢地蹲下,

慢慢地,

直到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恨不得蜷成一团,

像一个小兽类,受伤的猫。

 

夏天的空气炽热得令人感到窒息,

男子路过女子,

说,回家吧,他已经走了。

 

男子背起女子,

黄昏的蒙蒙霞光映红女子困乏的脸,

但显得那么的安静。

路边的灯陆续亮了起来

转眼就是万家灯火。

我们去哪?

女子将嘴贴近他的耳边。

回家。

 

空荡荡的只有冷冷的四面墙壁,

以及默落的庞大的衣柜,

里面有女子所爱的人的衣物,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所爱的人气味。

家,一个家,

就需要这种气味。

 

男子说,

将头靠在我的肩上。

女子没有,

她说,他走了,还会回来,

在明年盛夏的时候。

 

等待,是一种罪恶。

 

他离开。

她独处。

 

次年盛夏,男子来看她。

一年的时间,她以五年的时间度过,

蓬松着头发,邋遢的面容,

以及慵懒的姿态。

旁边有一个孩童在无惧地爬着。

 

他呢,他问。

女子停住手中正在搓洗的衣服,

愣了几秒,

然后有继续重复刚才的动作。

 

他是我和他的孩子。

我知道。

我会继续等他。

嗯。

 

坚强,是一种累赘,

特别是在等待的时候。

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路去完成自己的生活。

 

有一年,春天。

女子和男子就结婚了。

照片中间有一个孩童,

正如遗弃在抽屉深处的一张照片,

女子和男子在两边,中间是另一男子,

孩童的父亲。

 

他去世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