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离开

明天就要去上海了,最终没有回老家柳树看看。
本来是要回去的,一些东西放在木头家里,他专心地看守着我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后来想想,还是不回去了,家里空空如也,那种惨淡的景况,令人酸酸的。不愿看到,也不愿提及,时间也许会冲淡这一切,尽管这是记忆的一部分。有时候觉得逃避是一种享受。
这些天,一直在等健,等他辞职,和我一起去上海。我不清楚为什么还要去那个地方,想了想,或许因为那是太阳生起的方向吧。
该见的人也见得差不多了,该问候的也基本上问候的,现在也只有只身一人去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了。以及和那些朋友们。从学校出来,几乎都是一个人东游西荡的,没有什么固定的着落,不过也习惯了。偶尔有朋友在身边陪伴着还真是有点异样,有种莫名的不自然。我想,这都是正常的吧,都这个年龄了,应该会独立处理自己的事情了。
一些感情,似乎还是放不下,左右斟酌,反复思考,不得其解,不提也罢。
我想,到了上海依然会有人问我,鸣,这些日子四川在做什么。
我依旧会说,做人。
真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