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的生日快要到了,她让我给她写信,我说,好的,等我.
很久没有写信了.
幼时读书那会儿,喜欢写信,一写信,心里就高兴.现在,有时候连打个电话,发个短信都懒得动口动手.
玲的生日快要到了,我只能祝福她了.
她说了,要我等她,我说好的.
她说要和我一起生活.
我也说好的.
她说,我去找你.
我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