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画


血液
犹如打了败仗的士兵
最后瘫倒在荒原
丰盛的原野
却容纳不了一具尸骨
裸露的骨头
欣赏着春天
渐渐变成尘埃
并着雨露
滋润一方草地


我在黑暗中摸索
一张纸和一支笔
写下你的名字
一颗启明星
便在潮湿的日子里
升起


如果往事真的如烟的话
那么
吐出袅绕的烟圈
就是一个个往事了吧
挥之不去
又嚣张地自行离散


晨光,草房
老人坐在石阶上
像个孩子一样
用粗线条在石板上
画了一只小猫
和一只母鸡


床边
白色的窗户外
阳光
像酒精一般
麻醉整个世界
惟独这间小屋子
让人还感觉到关于痛苦
如此清晰彻骨


粗糙的画面里
一个女子
弯腰
白色的围巾扫到草丛中
远处是小山坡
几缕人间烟火
双手拨开土壤和草根
一枚戒指


我放下画笔
操起屠刀
我要杀掉阻挠我的我
最终
阻挠我的我阻挠了我的行动
我放下屠刀
拿起画笔
才发现拿起的
依然是一把屠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