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一种隐蔽的生活状态 在高楼的地处 灰暗的灯光 流露出 苍茫 就这样暂时隐蔽。
健回四川办理身份证了。
顺便也教他把我的身份证也带来。
所以在等。
这几天在木头这里带着。
地下室的生活。
除了空气不是很新鲜以外,都还好。
两个人说的最多的是提及以前的学校生活。
那都是似乎遥远的事情了。
七年了。
然而,木头连某个同学在班上放屁他都记得。
是在厉害。
其实,我们都记忆的是那份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