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有点小阳光,是最好不过的了。
时常希望可以看到一些人懒洋洋地走在大街上,漫不经心地打量身边的一切,觉得这是很舒服的感觉。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有时是喜欢在白天出去晒晒发霉的脑袋,黑夜便走进暗地听听音乐,发些小帖子。
暗地重新出来快两个月了,中间还是出了不少的小状况,有时是空间商接到ICP或是电信的审查,封网检查,有时竟然也有恶意篡改首页的。
让人很是心烦意乱,有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倒是还是需要继续做下去的。
换了空间商,还会觉得有点小小的不爽,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在此说明一些事情,能够承受的,还是需要去勇敢的承受,哪怕是百般的折磨。
那天,冬至说,北画,你太辛苦了吧。
我笑笑,其实自己还是没有做什么过多的事情,也显得很是微不足道。
暗地病孩子的重新出现,也并不是我一个人在此做事情,擦,莫善良都还是很负责的,积极去做论坛的事情,各个板块的版主也都是很积极的,还有更多喜欢暗地的朋友,我想,没有这些人的支持,我北画再多的能耐,也不会做出什么像样的论坛。
最近比较忙,没有太多的时间逗留在论坛。
不过还是尽量努力将暗地电台第一期做了出来,小蕾的声音还是蛮有穿透力的,很好听,这样,我做后期也显得很顺利。
听到暗地有自己的声音,心里说真的,很感动,感动那些暗地所有的一切,无论是某个朋友的一篇文字,或是一句话,都让人心里很温暖。
近两个月了,通过暗地病孩子,还是不断认识不少的朋友,比自己年纪小的,比自己年纪大的,或是相仿的。
称呼也不断一遍一遍的更新,开始是北画,然后是北画大叔,北大叔,画大叔,花大叔,北画哥,北画姐姐,画画,老北,北大……呵呵,不知道现实中我能不能扮演这样的角色,可是能够在暗地自己拥有这么多的称呼,也满是感动。
我算是比较容易接受的人吧,比较易于和别人交往。
这几天在河南的一个小镇里,一方面是出差需要在本地的谈生意,一方面也顺便到一个教会孤儿院看看。
一同去的有大狼,面恶心善的一个上海人,在论坛也有发过帖子吧。
还有圆圆,北京姑娘,漂亮,很开朗。
去孤儿院的时候,没有一个小朋友愿意接大狼手里的糖果。
看到大狼满脸的委屈,我肚子都笑痛了。
我开玩笑说,要不你给他们唱一首《耶和华是我们的神》赞美诗,这样的话,他们就容易接受。
没想到大狼可真的唱了,那嗓子,哎。
愿主饶恕以及祝福大狼吧。
今年的圣诞节,也就打算在这里过了。
院长是个进60岁的老人,孩子们都叫他老爹,对我们很好,给我们安排了住处,节约了住旅店的钱,虽然很简朴,但是很温馨。
老爹还时不时还给我们送几户开水,热情地说北方很冷,晚上用热水瓶装点开水,暖暖被窝。
看着老爹微微弓着的背,眼里酸酸的。
这个孤儿院就三个人管理,有30多个孤儿,大多是被抛弃的,也有残疾,智障的,在10岁左右吧。
老爹说,年纪大点的孩子,可以读书的,都送到大一点的省级孤儿院了。
晚上,有个小男孩悄悄拉住我,说是要告诉我一个小秘密,我蹲下来,他在我耳旁轻轻地说,我妈妈明年春天就来接他,我只告诉你。
我说,那很好哦,但为什么只告诉我呢。
他说,请你不要告诉其他的小朋友,我有妈妈,我将要被接走,离开这里。
我问,为什么。
他说,他们都没有父母的,我怕他们伤心。
黑暗中,看到小男孩明亮的大眼睛,显得很可爱。
我的心里却一阵阵的酸酸的。
后来,我问了老爹,那个小男孩是不是要被他妈妈接走。
老爹说他爸爸妈妈离婚,后来跟了妈妈,妈妈去年死了,他看见陌生人都会说,过段时间自己的妈妈就会来接他走。
我的心里又是一阵酸痛,看见了孩子们自尊而敏感的心灵。
我们三人商量着到街上买了糖,水果,瓜子之类的,还有一些小铅笔,橡皮擦,本子什么的。
又买了一些花花绿绿的彩纸,和小朋友们一起装扮仅有的一个教室兼食堂兼活动室里,总算是把灰蒙蒙的房间弄得像是过节一般了。
圆圆的笔记本大概是在路上被颠簸得太多了,老是死机,我终于还是将上面的一些文字断断续续敲了出来,登陆暗地论坛,然后发了上去。
还有好些事情想说,哎,以后总会说的吧。
最近不能常到论坛了,希望大家能够谅解,也希望其他各个管理员,版主做好自己的事情。
平安夜,希望孩子们都幸福。
以马内利。
北画。
09.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