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一点点结束一些事情。
大冬天里抖抖索索的键入上面那一排字的时候,傻笑了。
我想,在自己的意识里,实在十分不清什么才是一种开始,什么才是最终的结束。
昨夜,要了几个好友出去喝的烂醉,本来打算亲眼看着酒吧里那个大屏显示器里的时间跳过2009年的最后一刻。
可惜我没有看到,几杯酒就醉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2010年的凌晨2点了。
抽了支烟,默默告诉自己,或许,又有一年的时间可以浪费了。
看看手机,有一些短信,有亲人发的,也有一些朋友,一些平时都不怎么联系的人,也有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黑夜里,一一回复他们,就两个字,同乐。
很多时候找不到话说,无论对任何人,话语往往表达不出准确的意思,因而显得很苍白无力。
自己内心的东西,恐怕是不能用来温暖别人的。
即便是没有及时施与别人相应的关怀,自己也不会感到什么愧疚,想到这点,我觉得很符合自己。
不算独善其身,也不算博爱无私。
偶尔也在QQ上和一些人聊到一些感情,有时也会为某个分歧发生争执,最终,也不过是键入一些文字,如同一些口水罢了。
过后,就实在没有太多的意义。
不能正常的去爱,也不能安静地等待爱,是最为悲哀的事情了。
这样的话,还不如宁愿不需要爱。
圆圆说,鸣,我看你弄不好要得抑郁症。
我笑了。
看着圆圆一脸的认真,感觉那不是她真实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不太愿意去信任一些东西,或是怀疑,或是无端不予理睬。
也喜欢面对别人的急切,而故意做出慢腾腾的样子,好像在显示我就是这个样子,怎么了。
而往往确定这是一种敌对状态后,才觉得有点荒唐。
然后问自己,为什么样敌对,对什么敌对。
不知道什么状况。
圆圆昨天送来七斤苹果,往桌子上一放,说,在今年之内把所有苹果吃光。
我当时就愣了。
可是现在已经是2010年了,就几个小时的时间。
我半个都没吃下去。
下午,阳光很不错,很少有这样的天气。
拿了两个苹果,没洗,超一个狠狠的咬了一口,感觉不是很甜,但水分很足。
看到小区里的草坪里一两个小孩在那里玩耍,走过去把另外一个苹果递给较小的一个小男孩,小男孩不接,看着比她大一点的小女孩,等小女孩点点头以后,小男孩才接了过来。
我笑笑,走开了。
突然小女孩叫住我说,我弟弟有话对你说。
小男孩扯着嘴角说,谢谢叔叔。
一脸的烂漫。
以前不太习惯某个小孩叫我叔叔,不过现在,我很高兴的可以接受了。
给予和接受,都是幸福的事情。
我相信。
一个苹果,我吃得干干净净,连苹果核都一起吃掉了。
今晚我可以做梦了,梦见有一颗苹果树在我的肚子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