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得明亮了些许。
继续做一些小事情。
越来越不太习惯一个人走在荒无人烟的山区里,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上,除了几声鸟叫,就是摩托车发出的沉闷的声响。
让人总是不那么平静。
越来越不平静。
于是一个人驾驶摩托车,去路途较远的小镇里,找个网吧上网。
随便告诉一个朋友,说,我要离开这里了。
朋友说,不习惯,就回来吧。
我也不清楚是不是习惯。
反正就是如此而已。
一个很小的小学成立了,破旧的小房子里,破旧的书桌,很多学生用过的课本。
可孩子们的笑容还是依然很甜,甜得让人觉得有点酸。
有点窒息的感觉。
不想多说什么。
也没有做什么过多的事情,内心有很多的歉疚,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诉说。
有时和朋友爬到山巅,对着山的那一边大喊,我自由了。
因为自己对山的那一边最熟悉不过的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希冀的了。
就这样。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