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会继续行走在人群中,不管擦肩而过的人中是否似曾相识,也不管看到的某一处建筑,还是春天的树木,我只是纯粹的行走,没有其他过多的顾虑的了。
不知道所有的火车站是不是都是那么的又脏又乱,站外的广场了什么样的人都能看到,有钱人,打工仔,骗子,黄牛,乞讨者,应有尽有。
把目光随处一放,就可以看到一场场小话剧,吵架的,睡觉的,东张西望的,独自一人边看书变消磨时间的。
火车站算是一个凝聚的小社会了。
这一站,我在郑州。
郑州火车站算是全国比较大一点的火车站了,次序还是比较好,但总感觉氛围不是很好,沉闷,不像上海火车站那么有朝气,那么活跃。
站外广场上看到最多的就是广告牌,然后就是人。
杂乱的广告牌让人昏厥,难受。
肚子有点难受,去了好几个厕所,实在不能进入,中间也没有挡板,大家都在曝光着自己的私处,然后排泄,让人很尴尬。
这个不是什么问题。
到处晃了晃,离上车还有一段时间,想到网吧坐坐。
广场周围有好几家闪烁着带有“网吧”二字的霓虹灯,诡异地招手。
我随便进了一家,还不错。
经常外出,没有随身携带笔记本电脑的话,对网吧的要求就会越高一些。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要去哪里,特别是到站买票的时候,仰着头,望着大屏幕显示的各个终点站的地名,心里很慌张。
往北?往南,再往南?那么往西吧?不太清楚…… 最终我还是买下了票。
往东南方向的。
站票。
不太容易安心享受安静,也不愿意沉沦在寂寞里。
所以很难受。
总以为可以找到某个可以消遣的事情来做,可是还是不太能够去驾驭,最终还是没有结果。
以至于心越来越小,朋友也越来越少,而要好的一两个朋友也总不会在自己身边。
行走 一个小姑娘碰了碰我说,你好,我没有钱买车票了,回不了家了,能帮帮忙吗。
我对她很友好地笑了笑,明知道这是一个骗局。
我很诚恳地对她说,我的钱也不多了。
她笑了笑,走开了。
这样的事情遇到过很多了,也不觉得她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生活需要姿色,每个人都不一样,与善恶无关。
在某个人流量多的街角也可以看到一个小女孩蹲在那里,埋着头,地上写着一排字,我饿,没有钱,希望有5元钱可以吃完面条,谢谢。
还有很多的版本,有说没有回家的路费了,需要几块钱坐公交车,也有直接要钱,而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他们大多女孩,即便是有人施舍与他们,不到5分钟,等施舍的人离开后,她们还是会重操旧业。
然后晚上可以到网吧上网,可以买零食,买廉价而好看的衣服。
我想,我不会去责备她们吧,我也没有需要去责备她们。
车站是个一切开始的地方,也是离别的场所。
偶尔可以看到小青年们男女紧抱在一起,难分难舍,和人群涌动的阵势相比,显得有些滑稽。
现在青春偶像剧离别的场景一般都选择在飞机场,这样才显得电视剧有档次,有情情调,因为至少飞机场比火车站干净。
但在火车站离别的情景恐怕是更为酸痛的吧,收入都不多的年轻男女,只能在嘈杂的人流中热泪告别,同时也憧憬着美好。
这样,一个人离开也未尝不可。
所以就离开吧,也算是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