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来了。
逃课来的。
  听听歌什么的,也好,呆在那个教室里,早已经没有了魂,很恼。
  她从家里带来的花生,挺香的。
我想家了,想尝尝家里的红薯,这样以来,还是不太可能回家,不为什么。
   还是避免和陈老师说话,我和他的性格都怪怪的,我不想和他发生冲突。
   人还是,一样的人,只是不怎么会圆滑了些,许多事情都是直来直去.还好,别人理解。
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