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就是一个破落家伙的文字游戏么?呵呵,反而惹的这个社会的一阵子的狂热,读红,背红,研红,学红,效红,说红,捧红,演红,热红,走红,红红红。





一个阑珊的时代,就是喜欢回忆那些衰亡的演义,那些无聊的字眼。
有人满以为可以在这本破纸堆的字里行间找到红楼的深意,红楼的辛酸来弥补现实的不足,呵呵,这不过是一个伟大的理由罢了。
一场游戏,让人回肠,也让人喷血。
喜欢也好,厌恶也罢,现实就是让梦不断的做下去的成就,好梦固然欣喜,噩梦也未必是一个恶兆。
“红楼梦”的梦实在让人觉得残酷得犹如踩到狗屎一样倒霉,一样简单的心烦。
,所以我们就让贾宝玉去当总统吧,就让林黛玉去卖淫吧,就让薛宝钗去种田吧,有什么不好的呢,一切皆有可能,在这个社会还有什么不可以做的你能过做的呢? 收收心吧,爱红的人们,看一场游戏还不如打一圈麻将,研究那深涩的字眼还不如喝一口白开水有味道。
打住吧,一个流氓,一群妓女,还有一堆狗屎的故事,又有什么值得伤心费神的呢? 一个故事的破落多了,也就成了破落故事了;
一个社会无聊的人多了,也就成了无聊社会了。
看看现在人类都是怎么生活的啊,苦的还是在苦,幸福的依然在幸福,这是人性的使然,还是演义的轮回?人与人之间,还是仍旧如红楼门槛上的狗屎一样,冰冷,恶臭。





没有理由再生活下去了,也更没有借口说立刻死去,一场革命还没有到来之前,每个人都要忍受煎熬,忍受经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