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什么也不太懂。
到上海来了这么段时间了,还是不太习惯,因为我总是搞不懂我究竟是不是过得很荒唐,是不是已经失去了许多理想。
一个朋友给我留言说你就这样了啊,我只有看着他的话发呆,直到网卡上的钱随着时间的流失而停机,结束上网。
我开始自考了。
我选了一个我不是很喜欢的专业------新闻学,在复旦大学自考,3月份错过了报名的机会,只有等到9月份了。
我想我是有事情做的,而且会做的很好。
我是一个不太专一的人吧,但是我认定了的事情我一定还是会做的很好的。
我也知道我这次的选择实在是很牵强,也知道许多东西也并不是想像的那样简单。





是太年轻了?还是太荒谬了? 还是太有勇气了??? 其实,我什么也不太懂。
也并不是有多么多么的悲观,一天到晚嘻嘻哈哈,哼着跑调的曲儿,还是喜欢挥着破笔涂着没有概念的画,还是和朋友喝得昏天暗地,还是喜欢半夜三更在没有人的路上鬼哭神嚎。





其实,我真的不太懂,我竟然会活的这么没有责任,活得两袖清风,真爽,也真凉啊!学习,考试,文凭,工作,哎,简直就是作秀一样,也还是得承认这样的过场还是要承受。
难受。
下雨了,我还得淋着雨回去,和呆在柳树镇的滋味怎么还是一样的。
有什么改变的地方么?看到同学朋友在QQ上的头像亮了,然后等,等到收到一句你好以后,我再回好啊,最近怎样之类的客套话,就这样。
或者是发发短信,说,今日阳光灿烂,不知姑娘心情如何,这些成了模型的问候语,还是一天接着一天的用,经久不衰,没完没了的,天荒地老的。
我想啊上帝是怎么也接受不了我的错误的,一次次的在神的面前忏悔,又一次次的错。
撒旦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我一次次的祷告,神,我是您的逃出圈外的的孩子,请您让我回到的您的身边,重新仰望您的荣耀,只有在耶和华我们神的国度里,才不会有太多的烦恼;
主啊,请您饶恕我回忆中的肮脏,洗净我灵魂的污垢。
我相信上帝会帮助我。
如果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我不会相信他。
因为他将他唯一的儿子为我们而降临到这个黯然的世界,又以他的生命洗脱了我们的罪名,每一次的伤痛都为我们医治。
但他每被别人拒绝,我们就得到平安。
神爱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