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离开她以后。
然后,他们就各自在自己的城市里进行似乎是很有规则的生活。
两年以后,他经过她生活的城市,他打电话给她,问她,他可不可以看看她,她说,不可以。
他又问为什么,她说不太方便。
又是两年以后,他又经过属于她的城市,给了她电话,想见见她,她很坦然地说,她嫁给了一个男人。
他说没有关系的,她说不行。
或许是十年了吧,他来到她的城市边缘,拨了她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男人,那个男人说,她死了。





他没有问是什么原因。
很久很久以后,他又碰见了她,年轻的她,而她依然是没有理睬他。
他眯着混烛的双眼,从苦树的枝桠缝隙之见偷看她,她终于过来了,说,老爷爷您为什么老看着我?他说你很像他记忆中的年轻的她。





那她呢?她问,他说,不知道。




夜深得让人觉得难受,他依然笑着数落天上的某一颗星星,你怎么可以这样呢?然后回低矮的小屋里,这样,就再也没有人看到他从里面出来,也没有任何人提及过他,以及她。





许多故事似乎也并不是非要给一个美妙的开始,或者是浪漫的结局,也并不是要道出一个原因和结果,所以,这个故事算是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