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时候,我总喜欢涂鸦,就像有些人一样,没有事情干就无聊一样。
生活本身来说是一个虚体,但是经过人的思想的过滤,就成了可以看见,可以感觉的下三烂的东西! 然而,没有办法,我必须得继续装成很无知的样子,任凭人来人往,我依然无动于衷。





这就是生活的艺术,行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