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不经意间,弄翻了很久以前买的墨水瓶,黑溜溜的在课桌上唱着进行曲,像一群没有束缚的野马,狂奔......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墨水依然清香可鼻,再慢慢看着被浸染的纸巾,拖着下巴,看着世态的发生,过程......直到老师叫到我的名字:   "夏秋冬!,给我到走廊上站着!"   甚至看都不用看那没胃口的面孔,我走到有阳光的走廊阳台,在一阵叨唠声中我看了看天空,总觉得那里有种东西,大概是一种色彩,一种不算很冷的色调----蓝色!                   我想,我应该有个交代,特别是看到这一冬的霜露和灰雾.   当然,交代也仅仅是一个借口而已. 二 我的痛,穿透了我的背心,女人的心思,我背!   哪天,我们才可以一起回家,她对我叹气后,折了一下自己蓝色的衣角,我看到成花纹状的褶皱.我将手放在她的肩上,说,明年春天吧-----可是我知道,那时的河水是否还可以像现在一样清澈.....    终于我还是改口了,在她的耳边留下了没有理由的伤痕,我不回家了,我要流浪.   她急了,跺着冬天的枯叶,吱吱的响着,好象我心碎的声音.难道,这没有尽头么?她柔柔的问我,拽着我的手,摇啊摇,像是要摇醒正在沉睡的我一样.可是,我还是提起大大的背包,沉沉的,一包是心思,我注定要背到某个天涯,或者海角.   猛转身,轻轻吻到她的眼睫毛,一阵刺痛.   再转身,走几步,停了停,点了支香烟,没有回头.我认为我可以消失在冬天的夕阳的把一边.她在我的背后喊道:   "秋夏冬,你的手绢掉了...."   "送给你"   跟了我三年零一个春天的蓝色手绢,我抛在了路边...... 三 冬天的空气,像是把人过在冰激凌里一样,冻冻的,绵乎乎的啊!   前几天下了小雨.   雨稀的要命,我单薄的身体,穿过雨缝,逃出了学校.之后才发现,少穿了见毛衣,湿冷湿冷的空气,浸透到了我的每一个细胞.望了望牢笼里的朋友们,突然觉得,我的翅膀断了,当我爬到一棵老树下依偎着的时候,他干涸的只支干,早已没办法为我蔗风当雨了.   我疯一般的逃,逃逃逃,.....   一个天使的吻,让我停住了脚步.雨大了,我湿了,从雨缝之间,看到她的模样,已经感觉到她的双手轻轻围住了我的腰,渐渐的,渐渐的,向我靠来,向着我的肩膀靠来......   我猛的躲闪,后退了一不,她摔在了地上,冰蓝色的披肩从身上滑落,她瘫坐的地上,望着我的背影,在茫茫的没有尽头的冬雨中.   而我依然在雨缝里,藏着......留下的是一双脚印,但我相信,雨后天定晴,一切将随之消失.   一场冷颤,答答的马蹄远去.   一丝冰蓝从天际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