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高中的时候第一次租房。
那时候是高二了,在班主任的推荐下,学习美术专业。
起初也是为了能更好的充分利用学习时间,就在学校不远的地方自己租了一个房间和一个厨房带卫生间,房租是300元/年。
一个人在外面住突然觉得很自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间突然也变得多了很多。
不用在学校里和同学们挤着用水龙头,排着队上厕所,也不用一到固定的时间就必须睡觉。
我夜自习放学以后,我可以到网吧上上网,到街边的烧烤摊吃吃烧烤,喝喝啤酒,或者到河边遛遛也好啊,然后回到小房间里面画画,想睡觉了,就不知不觉得睡下去。
我的成绩直线下降和在外面租房有很大的联系,这是班主任冉老师的结论。
在外面租了有近一年了吧,开始我没有300元钱,只有80元,所以就先付了50元,我没有文家里面要钱租房,全是我的生活费。
本来是一次性付清300元一年的房租的,可是我实在经济不景气,也只有每个月给一点了,有时候不能及时给每个月的几十元的房租,也自能忍受着胖胖的看起来有点畸形的房东老太太的冷言冷语。
后来老太太的老伴儿死了(妈妈的,为这件事儿,我好几天不敢回房间睡觉,只好在学校和同学挤着睡了几晚上),对我是越来越狠,说她实在没有办法,一个人怎么怎么的,弄得好像是我害死她老头子一样,借了115元,付清了所有的租金。
租房以后,我又买了一辆还过的去的自行车,过着有车有房的生活,真是自在。
每天过着所谓艺术家的生活,可有时候文化课也不用去上了,学校也不用去了,一有点想画的冲动,就拼命的画啊画啊,其他时间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在后来呢,就觉得时间嘛有的是,画也不太想画了,人也越来越懒,懒得有时候都不想起身下楼去买饭吃。
饿着就饿着,饿着,简直也算是一种艺术了。
高三了,冉老师没有同意我到外面租房,我也没有那个意愿在外面继续下去了,我是一个很有自知自明的人,我知道一年下来自己变化很大。
变得不喜欢和任何人交流,许多事情都只是自己一个人闷着,什么也不讲。
以老冉的话来说就是,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会自杀的。
还好,我是学美术的,还能够发现这个世界的另外的魅力,所以我活了下来。
交我美术专业的陈老师对我很好,而我觉得自己很是不争气。
哎!。





后来没有租房了,又开始本本分分的进行学习,尽量找回以前那种比较单纯的日子。
可是,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