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可以睡个懒觉,一天的生活不需要任何计划,我们不会愚蠢的将生命放在一个牢笼里面,也不会将其胡乱地固定在某一个点上,那样的话,是最最最没有远见的无知的行为。
我们可以想我们想得到而别人(别人可能就是人群中的某一个人)未必能想到的任何事情,我们可以做到我们可以做得到的以及还不能做到的任何事情,我们可以将一件事情哲理化,也可以将此狗屁化。
我们没有因为什么但是伟大,我们没有寄托什么但是疯狂。





所以有人说了,我们另类,说我们邋遢,甚至说我们卑鄙下流。
什么是另类,另类就是当着大家的面,还可以拉出大坨大坨的屎来,这就是所谓的行为艺术。
我们相信这样的“错误”终究会原谅,因为在大街上拉屎将会成为一种时尚。
呵呵,先不要说什么恶心的说,也不要说看不惯。
我们一无所有。
但是我们还是不需要学太多的东西,学得太多就迂腐,于是,就决定要浪迹天涯海角,不过也许就是注定要浪迹天涯海角。
呵呵,所以上天是公平的,让我们自由,让我们放肆,让我们觉得即便是无缘无故给了别人一巴掌也觉得这是一件相当光荣的事情。
就是这样,我们做我们的事情。
一无所有,但是有气魄,我们就是要穿得破破烂烂的耷拉着脑袋穿过大街小巷,就是让别人觉得哎呀一个乞丐来了,但是我们却是一个文人,我们是书写另类时代的先锋。
我们要玩出个性,要么朝气蓬勃,要么就垂头丧气。
我们没有中性的人,也没有同流合污的人,我们喜欢玩两极,或者是无级。
需要再生活下去么?我们不需要有一个答案,或许随时都可以决定这一生的命运,因为,命运就在我们的手里,因为我们喜欢疯狂的玩,所以我们爱上了玩命。
叛逆也并非是我们的代名词,我们其实就是活出了我们的时代,我们的风采只有我们才懂得,或许有人会像拾破烂的老太太一样唧唧喳喳说个不停,不过我们会认真的听,呵呵,耳边风而已罢了!! 但是我们还是需要生存,我们是人,不是什么神,我们依然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还是需要吃饭的。
我们需要读书么?不太需要,我们喜欢创业,自己当老板,即便是没有资金,哪怕是自己买辆破三轮车,批发320元的水果,卖上一天那也是相当的幸福。
给人打工也行啊,可是我们不需要怜悯,你对给我1毛钱,那也是对我的侮辱。
由此我们也很难生存,于是就成了弱式群体,我们要壮大,我们不了解国家大事,我们也要求发展,不断更新。
让我们没完没了的尽情另类吧,人生,就这样的,你不疯狂,你就没有机会,你不让人不你当成疯子你就没有什么新的突破。
上一代如何,下一代有如何,我们会无形中筹划的。





另类,让这种行为艺术给我们动力,创造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