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喜欢在黑夜里点支烟,悠悠然,看不见吐出的烟圈,但是可以感受到自己已经是在烟雾中一点一点地沉淀下来,一直落到回忆中的某一段日子中。
有看到这些日子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





临梦,是我初中时的同学。
初中那时的心思除了要用在觉得无聊的学习上,还得用在更无聊的男生女生的形形色色上。
大家都几乎很安分地生活着,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我性格还算孤僻,不喜欢和人说话,总觉得和人种东西打交道很费神。
所以,我也喜欢一个人闷着。
自然学习成绩也不错,名列前茅吧。
初二了,有时候总觉得有个女生对我挺好,老是和我说话,于是我就得出一个结论:她喜欢上我了!呵呵,我就是这么单纯的认为,如果她不喜欢我,那干嘛老是惹我,搭理我呢?如果她不喜欢我,那干嘛老是总是对我没有原因地笑呢? 她,是临梦。
似乎那时候写情书应该还不太算落伍吧,但是又找不到别的表达方式,我写了整整五页的文字,大多是在一些关于少男少女的课外书籍上抄来的语句,有些句子连自己读起来都觉得想吐,不过,自己也觉得相当不错,就像自己构思的一样。
这份所谓的情书在我的身上呆了有好几周了,我才闷头闷脑地提给了她。
哈哈,她竟然答应和我交往———这所谓的男女朋友关系! 我是真的搞不懂,这是什么滋味。
打那以后,在学校我就不想理睬她了,我老是觉得同学是不是在我背后说我什么。
不过班上几乎所有的同学都知道我们在谈恋爱了,我可就真的迷糊了,怎么这种事情在学校总是传播得像瘟疫一样? 不过,她对我也挺好的,人也蛮可爱的。
可是我就是受不了她当着同学的面对我这么那么的,让我觉得这简直是丢人啊!真丢人!星期放假,她又来我家找我,我真是服了她了,真不知道她拿来的那么多的精神来这么搞!!! 三周时间,我亲自结束了这份几乎没有经营的感情,我又写了近十页的文字(当然也免不了抄袭一点了),谨慎用辞,推脱了这份可怜的感情。
我不知道后来她心里的怎么想的,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做,突然间也有点后悔,下细想想,她真的不错的啊!再后来看见她和别的男生打打闹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不过,天下太平! 高中,我们在一个学校,也偶尔在联系。
或许人长大了许多,想的事情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古怪了。
高一上期,她给我听孙燕姿的《开始懂了》,她说她很喜欢这首歌。
高一下期,听说她有男朋友了,我淡淡一笑。
祝福她吧! 高二上期,我在许多同学那里知道她很多的听起来很俗的事情(反正就是影响不好),我真的不敢相信她在短短的一年内变得这么快,前些日子还是一个乖乖女,没多久就成了别人话题中的污秽之词。
我有点心酸,真的.不过也没有搭理她。
她给我递过几次纸条,说自己最近的境况,我只回了她一次,说,你要好好的! 高二下期,五月一日放假几天。
晚上在网吧碰见她,一起在河边喝酒,聊天,她醉了。
我把她被到我的租的房子。
那晚,我们有了关系。
她说,我失恋了。
我说,其实,我一直在等你,还有我!她没有说话,将头埋在我的怀里。





第二天早上,我们各走各的。
从此以后,我们的联系几乎是没有了,有时候就算是碰见了,也只是笑笑而已,实在是不需要过多的语言了! 高三,与学习有关,没有在意别的什么东西。
一次和寝室里的同学拉皮条的时候,有人说高考体检,年级上有三个女生怀孕了。
其中一个是她。
呵呵,当然,这绝对不是我干的,我不是在推脱什么责任,从时间上来算,也不可能的啊。
我只是觉得,很是不可思议的。
高三结束。
之前碰见过几次,就在也没有看到了。
一年了。
前几天在公司无聊,偶尔想到她,就又想到那个曾经忘记很久的电话号码,是她家的电话。
我拨了,问到了她的电话,得知她现在在西藏工作。
我拨了她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个男的,问我是谁,我说我是临梦以前的同学,他叫我下午3点再打过来吧。
后来我有打过去了,是她的声音,没有了那种单纯,让我觉得有点后悔拨了这个电话。
她现在还好,在西藏的一家餐厅工作,和她的男朋友这一起,挣到钱了就打算结婚了。
她问我怎么知道她的电话的,我没有回说。
她问我现在怎么样,我说挺好。
她问我又女朋友了么,我说有。





聊了一会儿,无关紧要。
我是她初中同学现在唯一和她联系的人,她说。
因此,我还算幸运吧! 其实,我不想说什么别的。
我现在只想珍惜我现在所拥有的爱情,好好爱我的所爱的人就对了。
让那些逝去的日子随风消失了吧。
真心的祝福临梦,一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