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以为我是很爱我的父亲的,我以为我是发自内心的爱他,但是我没有做出什么让他满意的,总是让他担心,让他很难过。
我总以为自己长大了,就犯不着父亲来对我指指点点的,可是我也很想告诉父亲,其实我什么也不懂,其实我很害怕! 去年离开家,来到上海这个似乎对一些人来说还是有一定向往的地方,可是我发现我除了这样以外,就几乎没有别的选择了。
放弃了读书,父亲说是他没有出息,没有足够的钱让我再上大学,我也笑着对父亲说,没有关系,现在的大学生到处都是,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没有关系的。
离开父亲以后,我每个月都给父亲打电话,告诉他,我很好,即使我有时候实在不太好,我还是笑着对父亲说:“爸,我现在还不错,刚刚立足。





”我还在考虑对父亲怎么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话,父亲就一个劲地对我说:“二娃(我小名,排行第二),你要吃好一点,别瘦了,在外面多注意一下,毕竟不再家里,照顾好自己,啊!其他没有事情了吧,不说了哦!。





”他匆匆挂上了,他怕浪费我的电话费! 父亲一个人在家,陪着我什么也不能做的母亲。
没有任何人和他说话,邻里之间和他的关系也不是很好。
他一个人闷了就喝酒,喝得很多,一次比一次多。
好几次姐姐打来电话,说父亲喝酒很厉害,叫我劝劝他,不然的话,很容易出问题的,姐姐说父亲听我的话,叫我说一下。
其实父亲已经喝了几十年的酒了,一下子让他放下,的确是不可能的。
但是继续喝下去的话,我也不敢想象会怎么样的。
好几次给父亲打电话,父亲说最近的身体不太好,有时候老是发抖,恶心,吃不下饭,必须的喝酒,不然的话就很难受的。
喝了酒以后,就会好很多的。
他也去看医生了,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
我问他在什么地方看的病,他在什么店的什么医师,我一听就知道在那些老掉牙的小药店里看的病。
父亲说,好的医院,我去的起吗?看一次病就要几百啊!我说,不管怎么你一定要去! 我第一个月的工资是1042元,我给家邮寄了400元。
叫姐姐带她去看看。
看了病,说是没有检查到什么问题。
怎么会这样呢? 又过了几天,父亲给我打电话,很激动,他说这几天很不好,不能吃饭,常常昏过去,姐姐没有在他的身边。
他说他把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好几家邻居,如果他真的出事了,邻居们好及时联系到我。
说着说着,他哭了。
但是他一直没有说二娃,你回来吧,之类的话。
我说我马上就回家。
父亲说,好的!挂了电话之后,我的心痛得难以忍受,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我只是一个劲的祷告,上帝,请你再爱一次我的父亲吧,请你让他看到我在爱他,请你不要让他离开我的身边。





我在准备回家的几个晚上,没有睡好。
我对木头说我要回家了,木头说,你应该回去看看的。
我又打电话给父亲,他说他现在好了些,叫我别回家了,怪浪费路费的。
他现在还在山上收玉米,我说你病了怎么还干活阿,他说我把这些收了就不做了。
我无语! 我一直都说我过些日子就回来,可是公司这边我实在走不开,现在工作又刚刚上手,就推后了很多!这次我是下定决心好回家了。
前几天,在离家有十几个经度的上海,我感觉到一种幸福!一天,我看了《千里走单骑》,我没有办法不流泪!影片里面的那位父亲有一段独白是这样的: 我的儿子哪天当你看到我日渐老去身体也渐渐不行 请耐着性子 试着了解我 如果我吃的脏兮兮 甚至已不会穿衣服 耐心一点儿 你记得我曾经花了多少时间 教你这些事吗? 当我一再重复 说着同样的事情 请你不要打断我,听我说 你小时候 我必须一遍又一遍地 读着同样的故事, 直到你静静睡着 当我不想洗澡 不要羞辱我 也不要责骂我 你记得小时候 我曾经编出多少理由 只为了哄你洗澡 当你看到我对新科技一无所知 给我一点时间 不要嘲笑我 我曾经教会了你多少事情啊 如何好好地吃 好好的穿,如何面对你的生命 如果交谈中 我忽然失忆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给我一些时间想想 如果我还是无能为力 不要紧张 对我而言 重要的不是说话 而是能跟你 在一起 当我的腿不听使唤 扶我一把 就像我当初扶着你 踏出你人生的第一步 当哪天我告诉你 我不想再活下去了 不要生气 总有一天 你会了解 了解我 已风烛残年 来日可数 有一天你会发现 即使我有许多过错 我总是尽我所能 给你最好的 当我靠近你时 不要觉得感伤 生气 或埋怨 你要紧挨着我 如同当初我帮着你展开人生一样的 了解我 帮我 扶我一把 用爱和耐心 帮我走完人生 我将用微笑 和我始终不变的爱 来回报你 我爱你 我的孩子 我的父亲是爱我的。
我常常想到他矮矮的身子,在田地里晃悠着,时不时回过头看着我。





然而我发现他在我的脑海中的影像是越来越强烈,或许是我作为他的儿子独有的生理机能吧。
我是觉得我很对不住父亲的,我现在还没有能力让他过上好日子。
但是我会努力,我会让他知道他有个很勤奋很听话的儿子,我会让他听邻里之间都说起我真的很能干,然后看到他幸福的表情! 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很想家! 人生如果真有轮回的话,我真的希望,我希望我下辈子能做父亲的爸爸,永远像他爱我那样爱他,保护他!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