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一无所有! 以前,我还是很高兴的,慢慢的等待变迁的幸福,总以为自己很充实,日子也过得慢慢的,像是满地的落叶一样,潇潇洒洒,枯黄而有诗意。





可惜的是后来才发现,是个荒唐的错误,怎么会呢??? 还是拼命的看《美人草》,拼命的看啊看,看啊看,五团二连叶星雨。





你知道吗?你长得特别的看。





他简简单单的笑,我喜欢他那真实而有洒脱的笑容,那是自由,热忱。
紧接着,拼命的看《暖》,拼命的看!!!!!! 那一身的冰蓝,已经是古老的传说了,没有什么华丽的篇章,只是看见即将错过的老的没有气了的公共汽车,可是还是猛追不舍。
年轻的心,让她上了这辆客车的顶棚,和他一起。





抓稳了,就没有转换航班的念头了,时间,颠簸,一个微妙的拐弯。





“我们是一起的。





没事儿。





” 架上的那辆马车,叮叮当当,我在破旧的马车的某个一边坐着,疲惫地扬扬马鞭,一声长啸,或许在马车停止的时候,会有个美丽的姑娘,向我晃着手,耀眼的手链,在阳光下,像马脖子上那叮叮当当的铃子。
我挥挥画笔,在一页纸上漂上了她的影子,一根线条,一直沿止我迷糊很久那海。





呵呵,也许,一切都是谎言。





呵呵,“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人来人往,简单的人群,没有人流的集市,流浪的人,路过的那间茅草房子,看看还有那只懒猫,是否还在门槛上呆呆的让人感到,那个时代依然存在,或者某段时间开始停止。
一阵阳光,从西边齐刷刷的抛来。





进去么,我犹豫着。





“我不去。





哎。





” 一把火烧在了山冈上,那些烟尘,像女子窈窕的身腰,免不了不让人偷偷看上几眼。
烟,云,游离,树根,化石,冰川,或者是一次转弯,一次跌落。





那些唠叨,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在那树林间。
还是记得的,破烂的公交车上的的那双手,可以温暖整个世界------呵呵,其实,或许在司机的某一个小小的失误,我们将会改变正在发生的事情,你,我,会坠入谷底或者,或沉进急湍。





不要说什么生命脆弱,只是因为上帝自私的没有给予我们一样的生活方式-------我们总是得自己去找自己活法。
孩子,还有白马火炬。
一声声的哭泣, 在沙漠中。
在祈祷中死去吧!把刀放回去,不可以再杀戮了!夜刀,在么?只是在晚上的时候才有魅力么?刀重要,刀在谁的手中更重要。
兄弟煮杯好酒,我将到草原打猎,毒辣的剑刺杀还在喂奶的母兔子,拔弓起箭,不会有失误,看到生命在我的脚下倒下,我破口大骂:“我他妈的混帐!” 一匹狼扑来,我长心脏的地方,留下一个洞,没有血。





我的尸体,让断了奶的兔子一点点,一点点吃掉。





没有力气去爱,恨。
也不需要圣洁的天空。





空空的,我回到了我原来的样子----在睁开眼的刹那间,流了泪。
又突然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