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给我打电话,问我快过年了,要不要腊肉,她给我做点腊肉和香肠,给我快递过来。
我说,要啊。
多久没吃过四川老家的腊肉了呢? 多久没回老家了呢? 一两年,还是两三年了? 前段时间老家的一个堂妹来电话,说她腊月十八号结婚,问我回家吗? 我说最近忙,不好请假,老家又太湿冷,你嫂子和宝宝适应不了,等孩子大点再回来吧。
到时候不能参加她的婚礼,只能是说一声祝你新婚快乐。
回头一想,这么多年一直没和老家的亲戚联系了。
偶尔联系,也只是因为他们想占用我家旁边的那块自留地,想问我卖不卖。
我说,不卖。
那块地里还有父亲亲自栽的几颗柚子树和李子树。
每年夏天会结很多李子,冬天会结很多柚子。
姐姐有时候会回老家去摘几个。
剩下的,都不知道被哪些父老乡亲摘去吃了。
我给姐姐说,让他们摘去吃吧。
小时候特别喜欢吃柚子和橘子。
那时候父亲刚种的柚子树才一两年,还结不了果。
我有时候回去摘别人家的柚子和橘子。
不告而取之,应该叫做偷。
现在我家的柚子和李子,无人看守,就让他们摘吧。
还给他们。
那时候山上到处都是橘子树。
到了深秋或冬季,山上能看到一团一团的金红色,那就是橘子树。
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很久没有回去了。
不过,还记得门前那个山坡叫老狗寨。
离家以后爬了很多山,才知道,老家那些山只能叫山坡小丘陵。
以前总喜欢老狗一个人爬老狗寨,躺在山顶的草丛里,一整天,太阳落山微凉后,才慢慢悠悠回家吃饭。
为什么小时候的我总是那么喜欢一个人孤单的感觉呢? 我也在想为什么。
长大以后,再也不想爬山了。
也再也受不来孤独了。
十五六岁,有时候也会带上堂弟堂妹好几个,一起去老狗寨。
嬉戏欢闹。
将芭茅、竹片和一根肥料口袋上拆下的一个绳子,做成弓箭。
小竹子和里边的豌哨子做成武器。
或者用豌哨子,胡吹,一路上像迎亲的队伍一样。
然后多年以后,这些事儿,估计我们都不再做了。
多年以后,好多堂弟堂妹都结婚了,我一个都没参加他们的婚礼。
包括最近这个即将嫁人的堂妹。
一个人不回老家,一般都会有很多的理由,这些理由在不同的阶段,也不断转变。
我也一样。
我现在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老婆,孩子。
一个完整的新家。
也许有一天,我回老家肯定是拖家带口一起回去。
心里想想,那也挺激动的。
这是我离家那个时候完全没有想到的,或者是梦寐以求的。
小时候,一直搞不清楚,故乡和家乡的区别。
现在,却还是搞不清楚。
以及那些老家的回忆。
某一天,看到月亮高高挂在了天上,像一滴巨大的泪水。

[hermit auto="1" loop="1" unexpand="1" fullheight="0"]songlist#:1771296336[/her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