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三年(日记本一)---03.7.4--7.8】
                                          文/河中鸣
写在扉页的:
    我拥有的
        就是别人给予的
    我收获的
        就是别人付出的
 
    日记并非日记
        而是撒谎的工具
        而是检讨的纸片
        而是生命的装潢
 
    告诉伟大的上帝,我不想去他那儿报告了!!!因为我这一生还未去干过什么伟大的事儿!
    16岁了,我得拿出什么与青春相关的东西来才行!!!
             2003年7月4日                星期五    今日无故事。
上午下午,大多时间在罗皆新家看电视,闷得心慌。
也罢,还是要活着! 无聊! 昨天,今天,都没有看到林茂的影子,心里挂念着她么?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可是我又什么时候不喜欢她了?上天安排了我们在一起,想必也是有道理的哦,就算是有太多的埋怨,折磨,可是我还是我啊。
而她愿意和一个烂家伙在一起吗? 这绝对不是喜剧! 而我似乎确实在等待她的出现,耐不住,到外面逛逛,希望能不经意中碰见她。
但是还是看不到她,有事真的怀疑她是不是在这个世界消失了。
不过,我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林茂总是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才会出现! 可是我一向是不注意的啊?这些天的我,几乎是属于她的了。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好吧,临梦!
        2003年7月5日                星期六 今天依然没有故事。
下午在地里了一背篓的辣椒,准备明天到集市上去卖。
呵呵,做生意了,不错。
在家简直就无聊透顶了! 上午,下午,无聊。
天气干燥的让人受不了,水水,喝水,拼命的喝水,直到小肚子撑得没有地方装为止。
晚上,出去玩,除了上网,没有其他的了。
人教网的聊天室还是没有开,系统是不是坏掉了。
打游戏吧,又不太会。
1元5角一个小时的网费,真是妈妈的贵。
节约点吧,回家! 算了,晚安!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7月6日               星期日 开开心心的呢! 上午,和我的两个堂弟一起去卖辣椒,三角一斤,开始我还真的不太好意思,后来就没有什么的了,感觉的挺好的,要什么面子呢?面子又不赚钱,我这叫“勤劳致富”,自然也就心安理得。
宋颖的妈妈买了一斤,她平时也老夸我,这样好那样好的,真是不好意思,呵呵。
真羡慕宋颖有这么好的妈妈,这么好的家庭。
不过我也不错的哦! 张柳的妈妈也买了两斤。
不多时,大概在9点左右,就没有了,一共卖了16斤,共4.8元,嘿嘿,收获不小的哦!!!加油! 回家的时候,买了些白纸,图画纸4张,1元1张,宣纸3张,0.7元1张,碳铅笔,5B,4B,3B,2B个一支,0.5元1支,还买了1支毛笔1元,一瓶墨水1元。
共用了10元。
这些支出,我从来够是不会吝啬的。
上午,碰见了林茂,她和赵文在一起,赵文倒是主动向我打招呼,河中鸣啊,她笑着。
而林茂是视而不见,不语。
我笑着,你们没有去看成绩呀? 下午去看。
赵文说。
下午又到饶益寺打麻将,去不去。
下午去。
我一口答应了。
林茂不言,笑而了之。
我也没有和她说话,我突然发现她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不知道怎么的,很是反感她,像个妖婆似的,笑得特别淫贱。





受不了! 下午,我去了饶益寺,没有人。
其实我早预料她早撒谎,这丫头,捉弄人,晕死了! 之后去打台球,好像碰见了林茂,又好像不是她,或许是我眼花了吧!哎,算了!或许身边的女孩子少了,我才会去认认真真去写林茂吧。
也是哦! 她说她真的没有偷看我的日记,我想不一定。
她骗人的,真自大,感情弄事。
似乎她想报复我? 这些天,她没有来找我,她以为我会主动找她啊,从而太高她的地位啊。
不,不可能的啊,我是却对不会这么去做的。
我开始有点伤心,想必她是瞧不起我,这也罢了,瞧得起我的女孩子多的是了,何足她耳?笑人牙落也!她不找我,这定有原因的,但我相信,今后,我绝对不会给她再打一个电话,如果在她从此不来找我的情况下,是这样的。
再说得不好听,她现在变得很不本分,不单纯,甚至不贞洁,从那动作,神态,眼神,语言,就可以知晓,多多少少有点放肆的感觉。
我就讨厌这些。
可是,为什么非要一个女生主动来找我这么一个男生呢?为什么人家的事情,我老是插嘴呢?关我什么事啊? 好了,如此而已,愿她在我的心中快快消失,消失。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7月7日                星期一 上午我练习了一会儿大字,画了些没有什么意思的画,感觉还不错,忙乎了一上午。
从今天开始,我进入了高中的预习阶段!高中的课本暂时是从高中毕业的苟静那里借来的。
哎,还是觉得无聊透顶了。
下午,在街上碰见余老师,很久没有看到她了,心里也怪想念她的。
突然这么看到她,还觉得真的是不好意思哦!呵呵! 她问我报名了没有,我告诉她我已经报柳中了,她问多少钱,我说是600元。





笑笑,就没有说什么了,匆匆离去,我想,以后还会最见面么? 我所想念的,深爱的。





一直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如今才知道,自己已经生病了!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7月8日             星期二 今天的故事就有点多了啊! 上午在家里预习高中课本语文的第一课《荷塘月色》,没有什么感觉,不是就一推荷叶和一些荷花么?然后没有事情做就画了一幅素描。
下午去把我的宣传单打印出来,花了些钱,起初还是有点舍不得,不过还好吧,开始经济严重紧张了。
下午7:00左右,给林茂打电话了,想向她借30元钱。
但是接电话的不是她,而是她的奶奶,哎,这个老婆婆问我,哪个啊?找林茂啥子事哦?唉,真是气死人了,真想冲她吼两声,罢了!忍了吧! 8:00左右,宋玲玲打来电话,呵呵,终于给我打电话了,这家伙。
谈了许多东西,她老师问我考起没有,报哪儿呢?又叮嘱我要好好学习。




对我还挺关心的啊。
她问我要我的存折帐号,我纳闷了,她要这个干什么?我说好吧,明天我告诉你,今天没有呆在身上。
过了一会,我给了她一个UC号码以及密码,说好今天晚上9:30在网上见。
她说不会用,我说你到时闻闻旁边的人吧。
挂上电话,我就直奔网吧。
可是我从9:15到11:30都没有见到她来天,没有办法了,她大概是不会来了吧! 唉,我等哟等。





还是没有等到。





今天收到韩颖的来信,并且还有两张她的相片,不错,呵呵,她是我的“忠民------宗明”教育组织中的第一位成员!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